括:温和,友善, 以及帅气。
  体育课上月城雪兔的表现是他们最初没想到的。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新同学竟然体育全能, 不论是篮球足球,又或者标枪铅球, 他总是能拿到让正常人追不上的成绩来。
  另一项让他们每见一次都会惊讶的就是月城雪兔的饭量了。
  现在想来, 也许是他吃的那么多还不见胖, 就是因为他的运动量大吧。这么多的运动都擅长, 要说月城雪兔没练过……总之,他们是不想相信的。
  “月城,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篮球社?”A班加入了篮球社的山下致力于给自己社团拉人。
  “别了吧, 篮球社这几年都没有什么成绩,还是来我们足球社!”
  “我觉得月城还是比较适合我们剑道社。”
  “要不月城你来美术社吧, 我们社团活动很轻松的。他们运动社团的累得很!”
  A班的同学看着月城雪兔一直没有加入社团,就都蠢蠢欲动的开始推销起了自己所在的社团。到了后面, 他们已经不论月城雪兔有没有兴趣都跑过来插上一句话了。
  月城雪兔摆了摆手,拒绝道:“谢谢你们了,不过我没有打算加社团。”
  他虽然是在拒绝别人, 可他的眼神却告诉着其他人他很开心。
  月城雪兔只在很久以前有过这样被一群人平等的包围着, 然后开着玩笑、互相打趣地说着话。
  即便是很平常的学校生活,他过的也很开心……
  他最后在彭格列的那段时间,其实是压抑的。不论他再如何的知道自己不适合彭格列, 果断的将彭格列交给另一个人……心底, 他其实还是难过的。
  “诶?不准备加吗?那太可惜了吧……”
  认为可惜的当然是致力于将月城雪兔拉进那些运动社团的同学。不过要是他不愿意, 其他人也不会勉强。
  但是……
  “月城,虽然你不加入社团,但是……棒棒忙可以吗?”
  “需要做什么?”
  “这周六我们和其他学校的篮球社有个练习赛,有个同学崴了脚,你要不替他上?”
  “喂喂,你们篮球部的替补呢?除了替补还有其他的部员吧。怎么能让月城去啊。”
  月城雪兔笑了笑,正准备答应下来,就见一直趴在课桌上的木之本桃矢坐了起来。
  木之本桃矢扭过头,看向月城雪兔,“对了,小樱让我问你周六要不要去我家,她说要做布丁。”
  “真的吗?”月城雪兔对小樱的感官很好,他所经历的时间让他都能做小樱的父亲了,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怎么接触小孩子过。虽然他和木之本樱接触的次数和时间都不多,但是他能感觉到,他很喜欢这个孩子。
  不过面前还有这些同学……
  “啊,要是有事的话就算了。”对月城雪兔提出邀请的男生摆了摆手,“毕竟其实也是有替补的。”
  旁边其他的同学就推了推他,“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不是准备让月城先进去打几次,然后慢慢的拉进去啊。”
  教室内充斥着学生嬉笑打骂的声音。
  “谢谢你。”月城雪兔看着他课桌前散开的人群,向木之本桃矢道谢。
  木之本桃矢打了个哈欠,“你以为我是给你解围?”
  月城雪兔困惑,“难道不是吗?”
  “是小樱问你去不去的。我只是刚好想起来。”
  月城雪兔就笑道:“那还是谢谢你了。你替我给小樱带句话,告诉她我周六会去的。”
  木之本桃矢点了点,然后补上一句,“记得把你的功课本也带上。”
  周六的时候,月城雪兔带上了装着功课的包,手上拎着拜访的礼物,往木之本家去了。
  一听到门铃,正在厨房准备制作布丁食材的木之本樱就停下了动作,她碧绿色双眼的目光一闪一闪,眼神激动。
  木之本樱快步跑到门口,打开了门,“雪兔哥~早上好。”
  “小樱,早上好。”雪兔将手上的礼物递了过去,“这是拜访的礼物。”
  “谢谢。木之本樱抱着用布巾包裹起来的礼物盒子,让开了身,“雪兔哥你先进来吧。”
  月城雪兔换着鞋,木之本桃矢就揉着头发从楼上走了下来,“还没听到门铃声,就被你这个怪兽的跑步声音吵醒了。”
  木之本樱瞪大了眼睛,不服气的看着木之本桃矢,可月城雪兔在一旁……她矜持着不敢有什么动作。
  木之本桃矢走到门口,顺手揉了把小樱的头,然后将小樱抱着的礼物拿了过来,然后放在耳边摇了摇听声音,“这是什么?”
  “一套茶具。”月城雪兔顿了顿,“我没有什么经验,也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欢。”
  木之本樱双手握拳放在胸口,然后用力地点了好几次头,“喜欢的喜欢的!我会放在橱柜里用的!”
  月城雪兔就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对着小樱笑道:“小樱喜欢就好。”
  木之本桃矢将茶具塞回了小樱的怀里,“你不是在做布丁吗?快去吧。”之后他就对月城雪兔招了招手,“我们先上楼。”
  月城雪兔看了看小樱,又看向木之本桃矢,“不用帮忙吗?”
  不等木之本桃矢否认,小樱就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雪兔哥和哥哥上楼去吧,我做好了给你们送过去。”
  月城雪兔想了想,点点头,还是跟着上楼去了。
  木之本桃矢的房间整洁干净,月城雪兔作为Giotto的时候,房间都是由女仆收拾,可那时候他自己每天也不过在里面睡个觉。
  而第一世的他倒是经常的收拾房间,只是时间太过久远了。现在月城雪兔打扫房间,会让他感觉生活充实,甚至会产生对未来的憧憬。
  木之本桃矢说道:“把书包放下来吧,随便坐。”
  房间内除了基本的床,衣柜,还有一张书桌和矮桌。雪兔将背的包放在了矮桌上,然后跪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木之本桃矢。
  木之本桃矢被雪兔盯着,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然后在后者的对面坐了下来。
  木之本桃矢问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月城雪兔摇了摇头,笑得怀念,“我只是不记得上一次去别人家里的感受了。”不是去参加其他家族的宴会,也不是慰问下属,更不是拜访那些各界权贵。
  “你很少去同学家?”木之本桃矢正找着功课本,听到月城雪兔的话,他的动作顿了一顿。
  “嗯,很少。”
  “……我也很少邀请同学来我家。”木之本桃矢将功课本摊开,“写作业吗?”
  “嗯,那就一起吧。”
  做作业是学生的任务之一,月城雪兔也没觉得哪里不对,跟着也一起进入了玄妙的学习状态。
  ……
  “叩叩。”
  “哥哥、雪兔哥,我进……”
  木之本樱话还未说完,面前的房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木之本桃矢对着小樱竖起了一根食指,“嘘”了一声。他拉开门,将身体让在一边,露出了趴在桌面上睡着了的月城雪兔。
  木之本樱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接着脸颊便染上了红晕。
  睡着的雪兔哥……看起来好温暖。
  “雪兔哥很累吗?”小樱压低了声音问道。
  木之本桃矢摇了摇头,面无表情,“不知道,写着写着就睡着了。”
  “雪兔哥也不喜欢做作业啊……”小樱递了递自己手里的餐盘,“那布丁……”
  木之本桃矢说道”“先放着吧。”
  “好。”
  木之本樱放下之后,就放轻了脚步走了出去。
  桃矢坐回之前的位置,撑着下巴静静的看着雪兔的睡颜。过了一会儿,他抬起手,用指尖轻轻的戳了戳雪兔的脸颊。
  被戳得下陷的脸颊在手指离开的一瞬间又恢复原状。
  如此往复。
  “你到底是谁……”陷入思绪的声音在房间内消散。
  与此同时,陷入沉睡的雪兔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白茫茫的大雾之中。
  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面容清冷,续着银白色长发,背后竟然有一对雪白的大翅膀的男人。
  “你是谁……”
  “你是谁?”
  一个茫然一个深沉,却都是对这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的困惑。
  “我是审判者月,你为什么会占据我所创造的假身?”
  “假身?”还有占据?
  月城雪兔一愣。
  难道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占据了面前这个人的身体?还有自己那些记忆的陌生感,似乎都隐隐的证明着他的猜想。
  甚至很可能因为获得了记忆,他才会误以为自己就是月城雪兔。


第五章
  月城雪兔愣神了一阵子, 恍惚间发现了自己觉得那些怪异之处的原因。他轻轻一笑,放下了心中的不解。
  “抱歉, 借用了你的身体。”月城雪兔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不是有意的……有什么办法把身体还给你吗?”
  “你不先解释一下你的来历?”
  月身为库洛牌的守护者之一的审判者,他在感知到卡牌的主人在不久的将来会变更的时候, 就率先脱离了库洛牌, 然后创造了一个假身。准备在库洛牌新的主人身边观察, 可在他创造好了假身, 准备再创造一个人格来控制假身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灵体进入了假身。
  而没有库洛牌主人魔力的供给,月必须保存力量。他无法同时与假身出现在现世,只能等这个灵体放松的时候将他拉进精神世界, 才有机会对话。
  月城雪兔迟疑了一阵子,最后还是选择了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只不过有关彭格列的一切都大致略过了, 只说了他是一个黑手党,应该是在宴会途中不知道怎么就换了个身体。
  月摸着下巴, 思考起了这种异变的原因。
  月城雪兔看着月身后的翅膀,眼里带着淡淡的好奇,“……你是人类吗?”之前出现了“假身”这样的词语, 还有“创造”。
  这会让他联想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创造了一个身体, 然后准备自己住进去的场景。
  总觉得……就像他之前的死气火焰一样,也不是什么能用科学解释的世界啊。
  “严格来说,我是魔法的造物。”
  月城雪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月心底有些怀疑的看着月城雪兔, 面前的这个人, 不论是神态还是说话的语气, 都不像是一个所谓的黑手党。
  月别过头,“你的身体呢?”
  月城雪兔摇了摇头,无所谓的笑了,“不知道。”
  月静默了一阵,然后说道:“我的假身本来也只是用来观察一个人的,就算没有你,我也要再创造一个人格……”未尽的话语和月的姓格十分不符合,他也做不到直白的将心里的话说出口,反而别扭地闭上了嘴。
  月城雪兔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他在等了三秒没再听见其他的言语之后,就立马接上了话。
  月城雪兔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将任务交给我吗?”
  月皱起了眉,本就清冷的声音更是低了一个度,“我不能肯定你是否无害,我的事我自己会去解决。至于你……这个假身不过是暂时借用给你。”
  关于库洛牌的事他不会轻易暴露,可目前的事实是月和月城雪兔共用了一个身体。
  而月……暂时也没有办法将面前这个男人从身体里分离出去。
  一方面是魔法不足,另一方面是无法做到。这个灵体和他的身体就如被什么所捆绑在一起了一样,无法分割。
  可面前的人似乎并不知道。
  月城雪兔松了口气,语气里掺杂了几分感激,“谢谢你。”他不知道如果自己被丢出这个身体会发生什么。对于他来说,突然更换身体他自己一点也不知情。
  甚至还被银发男人的记忆给糊弄晕了。
  月城雪兔向面前这个有着银色长发、样貌俊美的男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月。”月看了眼面前这个用着自己制造的假身,笑得温和而无害的男人,“你叫什么名字?”
  月城雪兔一愣,然后说道:“我一来这里,就以为自己叫月城雪兔……这个名字是你的吗?”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彭格列,如果有的话,Giotto的名字就太敏感了。
  他之前说过自己是黑手党,可现在他又不能收回自己之前所说的话。
  “月城雪兔……是我给假身准备的名字。不过还没有……如果你没有名字的话,就这么叫吧。”
  他避开了月城雪兔的目光,那里面所蕴藏的感情真挚诚恳,反倒让他很不适应。
  月城雪兔眨了眨眼,有些恍然,月虽然看起来不太好相处,说话语气和表情都是冷冰冰的,但其实外冷内热。
  看起来……和阿诺德的姓格有几分相似。
  月城雪兔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和月正确相处的办法。
  “如果你不是叫月城雪兔,那这个人,还有那些记忆是怎么回事?”
  月城雪兔一直想弄清楚这件事,而对月这种姓格的,打直球更容易获得他想要的。
  “那些记忆都是假的。只是伪造月城雪兔这个假身份必须做的一部分。因为之前根本没有这个人,而一个人,只要不是刚诞生的婴儿,‘过去’就是必须存在的。”
  月城雪兔觉得有些神奇,“这就是魔法吗?”
  月闭了闭眼,轻轻颔首,“嗯。”
  弥漫着白雾的空间开始消散并且产生了震动,月放下了抱着手臂的手,静静的看着月城雪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