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的将自己挪到床的边缘……直到“嘭”的一下摔到地上。
  木之本桃矢赶快坐了起来,看了看雪兔。确定后者没有被吵醒才松了口气。
  他将腿盘了起来,坐在床边的地板上,然后趴在床的边缘,静静的睁大眼看了好一会儿。
  直到闹钟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木之本桃矢手忙脚乱的站起来拿了闹钟关上,却仍旧是晚了一步……
  月城雪兔揉着眼,撑着床缓缓的坐起身,睁开了一只眼,露出了一个笑容,“早啊,桃矢。”
  木之本桃矢慢慢红了耳朵,放下了闹钟:“……早。”
  早餐是两人一起准备的,小樱今天有溜冰教室的课出门的时间便比之往常早了许多。
  等到小樱走了之后,月城雪兔和木之本桃矢才吃过早饭,带着便当离开。
  路过一家编织店铺的时候,木之本桃矢让雪兔在门口等一等,他自己则走了进去,没多久就提着一个纸袋子走了出来。
  木之本桃矢说道:“走吧。”
  “你买了什么?”月城雪兔有些好奇。
  木之本桃矢就勾了勾嘴角,“秘密。”
  月城雪兔:“?”
  这个秘密让他看起来心情不错?
  *****
  没过两天,友枝町举报了一个财迷大会,月城雪兔和小樱一组。因为中途小樱从树林里的断层上摔下,雪兔抱着她一起摔了下去,所以最后只拿了一个参与奖,顺便腿上也擦伤了。
  又是隔日的考试周,桃矢带着雪兔去学校医疗室里给腿擦了药,然后往教室回去。
  木之本桃矢问道:“还疼吗?要是不能走的话告诉我。”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
  “不要勉强。”木之本桃矢想了想,“对了,我有个东西正好要给你。”
  月城雪兔问道:“什么东西?”
  木之本桃矢回答道:“回教室就知道了。”
  雪兔笑眯眯的调侃道:“真神秘。”
  教室里,木之本桃矢将早上带来学校的纸袋放到了雪兔的桌上,“这是给你的。”
  月城雪兔带着几分期待几分困惑打开看了看,然后拿出来了一天毛绒绒的围巾。
  “这是给我的吗?”
  “当然。”木之本桃矢点了点头,“我已经说过了吧。”
  “谢谢!我很喜欢!”
  木之本桃矢给雪兔的围巾是一条棕红色的,围巾的一边还缝上了一个雪白的兔子图案。
  木之本桃矢说道:“天气冷了还是把脖子围上,不然病了就没人照顾你了。”
  月城雪兔点了点头,“谢谢了,这个是你亲手织的吗?”
  “嗯,小樱要了一件衣服,顺便就多织了一条围巾。”
  “桃矢你真是心灵手巧。”月城雪兔也不怕教室里的暖气热,就将围巾围上了脖子,“我很喜欢,它很暖和。”
  木之本桃矢手指轻轻的握拳,抵在唇边,假意咳嗽了一声,“咳……你喜欢就好。”
  月城雪兔轻轻笑了笑。
  考试之后,他们的高二可以说是结束了。
  月城雪兔的生日是在每年的圣诞节,至少他在这个世界上,这个身体的身份应该是这个时间。
  木之本桃矢给雪兔送了一个大尺寸的饭盒,而小樱在圣诞节之前将雪兔约出去游乐园一起游。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小樱将准备好的、按照月城雪兔的模样制作的玩偶送过给了雪兔。
  月城雪兔很开心的收下了礼物,那个超大尺寸饭盒更是在新学期成为了固定的便当盒。
  作为回礼,在新开学的当天,月城雪兔送给了小樱一条手表。


第十八章
  新学期开学没多久, 友枝小学恰好也阻组织了远足活动,而星条高中正好没课放假,月城雪兔跟着木之本桃矢打工,也十分“巧合”的在打工地点遇上了小樱的班级。
  新学期小樱班上的班主任换成了观月歌帆, 于是不凑巧的凑到了一起。
  午饭的时候月城雪兔试着一句, 不过看木之本桃矢并不打算说,于是也就不了了之了。
  紧跟着没多久, 小樱生病坚持来学校, 而木之本桃矢上课到一半突然跑出了教室……虽然事后雪兔知道了是因为观月在心里呼喊了桃矢的名字, 但仍旧还会觉得很神奇。
  魔法的用途实在是太广泛了。
  友枝小学的才艺大会结束的当天晚上, 雪兔在入睡前听到了月的声音。
  【快了……就快要……】
  月城雪兔睁了睁眼,问道:“什么就快了?”
  月却没有再继续说什么了。
  月城雪兔便慢慢的睡了过去。
  次日, 学校甄选去参加弓箭大会的人选。月城雪兔曾经在弓箭课上。使用过弓箭。而只要不出意外。他都能射中十环。
  于是木之本桃矢班级的同学们一致推选月城雪兔去参加弓箭大会。
  当然,仅仅是班级推选的话, 月城雪兔也不足以代表学校。但在经过学校内部的比赛之后, 雪兔不出所料的当选了今年星。条高中弓箭大会的代表人选。
  月城雪兔在上一世,曾经送给了他的挚友G一把弓,而G本是用枪的好手, 却在收到弓之后果断的舍去了他的枪,改为使用弓箭。那之后。G就一直努力的学习如何使用弓箭。
  月城雪兔也是在那时候, 跟着G一起学习的如何使用弓箭。
  他的弓箭, 虽然使用的也算不错, 但也不会次次都正中红心。反倒是枪, 他使用得比弓箭更为熟练。可在这个身体里, 他并没有这种感觉。每每要射出箭失的时候。身体都会比他的头脑更先一步地告诉他,该往哪个方向、哪个高度,去射出箭矢。
  几乎百发百中。
  弓箭大会的那一天。月城雪兔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所经历的。白天的情景。可到了傍晚,他却像是突然昏了过去,失去了意识一样。直到夜幕降临。天色全暗下来了。他才重新的醒了过来。
  在他的不远处。木之本樱和李小狼穿着类似演出的服装。大道寺知世则手握相机,看起来像是刚刚拍摄了什么一样。
  【没什么事,你不要担心。】
  月城雪兔看着小樱他们,没有立马贸然的询问月。
  但等到回去了,他还是向月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虽然以往也会出现突然昏过去的时候,但从来没有像这样这一次。”
  月城雪兔知道木之本樱在收集一种卡牌。有一次他在卡牌的作用下睡着了,但这一种的睡着,他的意识其实是清醒的,他能听到,“看到”,四周的情景。
  可今天的这一次,却是毫无预兆的,突然姓昏迷。在昏过去之前,他的身体受到卡牌的影响,在外人看来是睡过去了,可其实他的意识是清醒的,只是过了一会儿,他却变成真正的昏迷。对外界的一切,都不再有任何的反应,也不清楚外界发生的任何事。
  所以他确定,必定是发生了什么和以往有所不同的事。
  【嗯。因为我出去了。】
  体内的另一个人承认了雪兔的猜测。
  【不过你放心,这对你不会有什么影响。】
  月城雪兔盘腿坐着,对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里说道:“我可以问问吗?关于这些事……”他并不确定月对他是否放下了怀疑。如果月不愿意告诉他,他仍旧能够理解。
  月沉默了一阵,然后问道:【你知道……库洛牌吗?】
  月城雪兔摇了摇头,不过后来想想又改口说道:“我听过,小樱说过这个词。只是具体的还是不太了解,但大概能猜到那些卡牌……就是你和小樱说的库洛牌吧?”
  【库洛牌是由魔力高强的魔法师库洛里多制作的卡牌,它们具有各种样式的魔力……】
  在月的沉静的语调下,月城雪兔总算知道了那常常出现的各种不科学事件是怎么回事,也知道了小樱在做着什么,以及……月的存在是为了什么。
  【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只是新任主人还未成长到能够独当一面的程度。所以暂时还需要“假身”的什么跟在她的身边。】
  “原来是这样……”月城雪兔点了点头。总算是不被蒙在鼓里,他心里倒是轻松了许多。再加上月所说的,一个叫做可鲁贝洛斯的封印之兽会和月一同保护小樱,雪兔对小樱做的那些事也就放心了许多。
  “谢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些。”月城雪兔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不会说的。”
  【因为经过观察,你并不具有危险姓。】
  原·意大利第一黑手党家族·彭格列首领·可移动人型武器·战斗力爆表·纵火犯·Giotto·现月城雪兔,温和地笑了笑,对月的话不置可否。
  月能感觉到雪兔的一些心情。他见月城雪兔根本没有从他的话里听出重点,于是特意询问道:【你不担心我收回假身之后,你会怎么样吗?】
  月城雪兔一怔,然后摇了摇头,“这个身份本来就不是我的,即便失去了,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样。可是总不能因为还未到来的事每天愁眉不展吧。所以那些后果我不会去考虑……因为,也许从这里离开了,我可能就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也说不定。”
  月城雪兔的心态太过于乐观了,生活在他的身边,必定会很充实。
  可是……
  【那木之本桃矢呢?】
  “你知道啊……也是,你能透过这双眼看到外界的话,必然会知道的。”
  “既然这样的话,你应该也能看出来,我并没有打算要和他有什么发展。”
  月有些困惑:【为什么?】任何人都应该是想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就如他……只是他所原因在一起的人已经不在了。
  “因为在这个世界,这一切其实都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像来的时候那样突然的消失……所以,一开始就不要向前走就好了。”
  这种时候,月又觉得这个寄宿在他身体里的灵体很悲观。
  【你不会后悔就好。】
  月听到自己这么说道。
  “不会的。”月城雪兔摇了摇头。
  想来桃矢也不会知道作为Giotto的他是个什么模样,他的世界也不会和黑手党之间有任何的关联。更别说这个身份的问题了……
  【现有的魔力已经不足够我支撑太久了,即便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沉睡的状态。我也不知道到了那时候你会发生什么……】
  “是的,我会珍惜这段时间的。”月城雪兔并没有向追问月具体的时间。
  这种事情,如果月能够说出来的话,并没有必要隐瞒他。
  而自从那次谈话之后,月城雪兔所需要的睡眠时间开始慢慢延长。饭量则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开始了增长……可以说是有些恐怖了。
  A子坐在月城雪兔的对面,有些担忧又有些惊叹的看着月城雪兔快速的将桌上的事物给一一消灭。
  对比起A子吃的,月城雪兔的是她的两倍还不止。
  A子问道:“那个……雪兔,你最近是不是饭量又增加了?”她负责购买食材的时候,按照之前分量,可现在却发现之前的分量都有些不够了……
  “嗯。最近总感觉吃的再多,肚子还是很饿。”
  A子张了张嘴,有些苦恼。
  这么下去……怪不得桃矢每次放假就要打工呢,有时候只是半天有空都不放过。
  不然可怎么负担得起雪兔的口粮啊。
  【是魔力吧。】
  【果然魔法不足了。】
  【呼叫大哥补魔。】
  【是时候了……哈吸哈吸……】
  A子问道:“那晚餐我还是比以往再多做一些吧?”
  “麻烦你了。”月城雪兔对自己的肚子也很惊讶,可他还是感觉饿……如果不吃点东西补充身体的能量,只怕会更快的消失吧。
  月城雪兔早餐被A子询问,中午吃完便当之后,雪兔又去买了好些吃的往嘴里塞,于是桃矢又问了一次。到了晚上,A子看着雪兔吃饭,不知不觉的也多吃了一碗。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她怕是最好弄个大锅,直接乱炖一餐。否则按照雪兔的吃法,她做一上午的菜,雪兔也能在中午一次给她吃完……
  就这么持续着,木之本桃矢和月城雪兔迎来了高三的第二个学期。
  “……就是这样,那秋月同学你先坐到教室最后一排的那个空位吧。”
  “嗨~”
  高三d班来了一个转学生,是叫做秋月奈久留的女生。
  她最后一排的位置正好和因为身高太高而被安排在最后的桃矢坐在一块儿了,两人之间只隔了一个走道。
  而月城雪兔坐在木之本桃矢另一边的斜前方。
  “呐呐,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一下课,新同学秋月奈久留就蹲在桃矢的课桌旁边,趴在他的桌面上,自来熟的询问桃矢的名字。
  木之本桃矢皱了皱眉,“……木之本桃矢。”
  “哦!桃矢!”
  木之本桃矢:“……有什么事?”
  “没有啊,只、是,看着你就非常高兴!”她微微眯了眯眼,瞧了眼一边静静看着的雪兔,然后转头对着木之本桃矢笑容满面地说道:“桃矢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吗?”
  “没有。”木之本桃矢第一次碰上秋月奈久留这个类型,反倒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秋月奈久留眨了眨眼,脸上的笑容有种让人说不上来的深意,“那……喜欢的人呢?”
  教室里的同学们互相使着眼色,没想法啊……转学生的攻势这么猛,而且一点儿也不惧怕木之本桃矢的那张黑脸。
  木之本桃矢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