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麻痹,失去了触觉之后,紧接着会因为长时间的看着你的超高速网球,而渐渐的难以捕捉到网球的轨迹。眼睛的长时间使用,以及自身的高度集中,会造成视觉上的疲劳,进而造成了短暂的失明。最后……还有和你对战而造成的超强压力,而导致心理上的听觉失灵。”
  “不论任何的回球,都能被轻松打回来的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大。更别说对那些本身自身就十分出色的人了,他们对上幸村的压力只会更大。
  对自身的自信以及现实中被幸村碾压的比分,只会造成更为黑暗的深渊中。
  幸村精市想了想,“原来是这样吗,谢谢你了,弦一郎。”
  “没事。”真田压了压帽檐,“不过这么一来……”
  “嗯?”
  “就更不想和你打了。”
  幸村精市闻言,控制不住的笑出了声,“之后我会看看如何控制的。如果没有弦一郎的陪练,我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真田弦一郎默默吞下了嘴边“柳莲二”的名字,就算没有他们网球部的军师,也还有网球部的五十多个人,都会愿意做幸村的陪练。
  只不过是实力够不够得上做陪练的资格罢了。
  知道了球场上那种失去感觉的现象原因之后,幸村精市便开始有针对姓的学习如何去掌握。虽然他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厉害,可在有过身体能冒火,人体内会有魔法,世界上有妖怪的等等冲击之后,他已经学会了对所有的现象都抱有不去深究的生存方式。
  于是往后几天的立海大网球部众人,便开始了痛并快乐着的部活时间。
  本来以往在基础训练之后,网球部部员会选择对练又或者定点击球,等等各式各样的延展训练。可这几天,他们却会随机的被抽取着和部长幸村精市对练。
  即便是部长什么也不做,他就就觉得看着部长是一种幸福感了,而运动起来的部长更为具有气势,宛如君临天下一般的无往不利。
  ……
  事实上他们的部长也是真的无往不利。在练习上也把他们碾压得再次怀疑他们可能和部长学的不是一种网球技术。
  柳莲二和真田弦一郎两人则站在网球场边,观察幸村精市打球。
  “原来是这样。”柳莲二从真田那里听说了周末两人在俱乐部里打球实验的事,而后低着头开始分析起了幸村的这种技术。
  柳莲二看了看场上运动起来的幸村,又看了看幸村此时的对手,“总体而言,只有拥有超高实力,能够完全俯视对手的幸村才能够使用这样的技术吧。”
  “嗯。”真田点了点头,“他在收敛。”
  “放慢了击球速度和力道,把比赛的节奏缓下来……确实能够让对手的压力减弱。”柳莲二看了眼比分,“不过依旧还是6:0啊。”
  如果对手实力不足,幸村精市不论是用五分力,还是十分力,比赛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仅仅好看一些的也就是比赛时长罢了。
  柳莲二摇了摇头,心理感叹着人与人的差距,而后将垫在自己data下的杂志拿了出来,递给真田,“要看看吗?上面有之前我们比赛的简析。”
  真田弦一郎沉默的接了过来,然后翻到立海大的位置看了起来。
  有关中学生网球全国大赛的整页报道,里面立海大所占据的篇幅就去了一小半,另一半则是将去年夺得全国大赛的牧之藤学院分析了一番,最后才是其他学校的概括。
  牧之藤学院一直以来也都十分的出色,但真田对今年的立海大更有信心。
  有关立海大的简析里,着重说的就是幸村精市,甚至连幸村精市小学时参加Jr大会的比赛也拿出来说了一下。其实力碾压任何一个对手,每每都是以6:0结束比赛,更难得的是球风干净利落,履历上也能看出他从小就十分的优秀完美……以及他的外貌。
  宛若被神灵所钟爱的孩子一样。
  杂志上称呼幸村精市就像是“神之子”,受着神明的眷顾,天生就是高人一等的模样。
  “真田,我记得你在杂志上被称为皇帝。”柳莲二看了看真田的表情,肯定的点了点头,“以你的样貌上来看……这个称呼也合适,也还挺有气势的。”
  刚刚下场,打算休息的幸村精市就听见了“皇帝”这么个词。忽而失笑的看着已经合上了杂志的真田,“挺不错的。像是守护自己的疆土、立海大的胜利一样的皇帝。”
  真田弦一郎动了动嘴,只无奈的看了眼幸村,然后压低了帽子,“……太松懈了。”
  有什么需要掩盖的情绪的时候,真田便会下意识的压低帽子,挡住自己的表情,偶尔的也会像现在这样,说上一句口头禅,以此遮掩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者接口的话。
  幸村精市也习惯了真田的这幅模样,笑笑便也过去了。至于称号的事,其实大部分时候他们是根本听不到的。
  部活结束后,幸村精市他们三个留了下来,然后讨论起下一场对战北海道的牙川学院的出场名单!
  在活动室里,柳莲二分析道:“单打一二是幸村你和真田。单打三号倒是可以放一放,更主要的是两组双打。”
  “我看了几场毛利学长的双打,我觉得他现在双打也很不错。”
  柳莲二点了点头,“但是能和他配合好,让他完全发挥的……”
  幸村精市也是有些头疼,双打一直以来都是他们避不开的难题。
  最终三人也还是没定下来,柳莲二打算再去看看牙川学院的录像,看是怎么样安排更为妥当。
  临到快要比赛前的三天,出场名单也还在商量之中。
  直到毛利问了一句,知道了出场顺序还未定下,于是随意地说了一句:“抽签吧,怎么样打都行,我相信都能赢的。”
  柳莲二恍然大悟,然后将抽签的结果交给了幸村精市。
  不论如何组双打,两组赢和输的几率都差不多,虽然他们目前已经在着重注意了,可配合的默契不是一两天就能锻炼出来的。
  时间到了全国大赛的第二场,立海大对牙川学院。
  立海大大比分3:1获胜,继续晋级。


第十六章
  全国大赛的第三场, 立海大与去爱知县的六里中遇上了。
  而六里中上一场的对手便是和立海大关东大赛打决赛的冰帝学园。
  立海大的双打在这段时间磨合得也越来越融洽了。两场双打大都已经能胜上一场了,甚至有时候两场全胜也不是问题。
  而爱知县的六里中,既然能够进入全国大赛四强,那他们的实力也就毋庸置疑。
  不过他们的学校网球部的短板也十分明显,这一届的网球部正选中, 他们全员都是三年生, 根据柳莲二朋友的情报来看,六里中的二年生实力可以说和三年生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阶层, 明年的全国大赛可能就看不到他们了也是有可能的。
  但在当下, 六里中却依旧还是一个实力强劲的对手。
  六里中也很明显的对立海大展开过调查,正巧,他们的双打比立海大今年才开始组合在一起的双打更为强劲, 配合也更为默契。所以他们是势必会想办法拿下双打的两分的。
  虽然立海大的双打里的毛利寿三郎能力突出, 但他的搭档却和毛利寿三郎之间存在着差距,每每毛利都只能缓下自己的步调去配合搭档,反倒是拖累了毛利。
  在和六里中的双打对战时, 毛利寿三郎到了后半场已经不知不觉间的扔下了自己这方的搭档,以一抵二的方式……硬生生的赢了双打一的比赛。
  毕竟他可不想作为一个前辈还要去挨真田的“铁拳”。
  为了立海大的三连霸,最近不仅仅是幸村精市,就连真田弦一郎也开始拖着网球部部员训练了起来了,实力稍强的全被幸村拉着练习他的什么招式去了, 真田便拉着剩下的人员CAO练, 在他手下输得太惨的, 真田便会“铁拳制裁”。
  ……虽然因为真田严谨的姓格, 他对长于他的前辈不会下手,但那憋闷着要训斥的眼神却是无法遮掩的。
  次数多了之后,毛利寿三郎便带着头,开始调侃起来了。
  直到正式比赛上,斋藤输了双打,主动要求来那么一下……
  毕竟,立海大网球部完全是以实力为尊的。
  单打三号由柳莲二上场,而六里中则拍上了他们的副部长,虽然他们的这个副部长在国中网球届也是排的上名号的但最后依旧没能打过柳莲二。
  真田弦一郎则对上了六里中的部长。
  看样子,他们本来就是打算避开立海大的幸村精市了。
  但立海大没那么好赢。
  爱知县的六里中止步于全国大赛四强,而牧之藤学院则延续了去年的成绩。
  ——全国大赛亚军。
  幸村精市进入立海大的第一年,带领网球部拿下了全国大赛冠军。
  在学期末的学生会会议上,幸村精市也凭借着全国大赛冠军的奖项,为网球部争取到了更多的经费……
  全国大赛后,网球部的室内网球场器材更换了大半,前任网球部部长斋藤也彻底的退出了网球部,专心备考,不仅仅如此,和斋藤一起离开网球部的还有另外三个也是三年生的正选。
  这么一来,立海大网球部便少了四个正选位。
  独留幸村精市他们三个一年生和唯一一个二年生毛利寿三郎。
  只剩下三个人的正选会议上,毛利寿三郎百无聊赖的趴在长桌上看着面前这几个厉害的后辈。
  “三个正选,以及一个替补……”幸村精市将笔在空着的正选名单上点了又点,而后抬起头看向柳莲二,“之前说到的那几个部员怎么样了?”
  “和毛利前辈一届的有一个能力还不错,但是也只能硬凑着放进双打里。至于另外的……”柳莲二翻开了自己的data,“部员里的丸井文太和胡狼桑原,这两个人,丸井文太的体力稍弱一些,而胡狼桑原偏向于防守型的网球选手。虽然两者单独来看也是不错的单打选手,但是目前来说他们更适合双打。”
  立海大的单打人才已经足够了,就当下来说,网球部里随便单独拎出来一个,都不可能打过目前的情况幸村他们几人,就连毛利寿三郎,也是因为单打位置不够了,偶尔的才去双打里凑一凑。事实上,不论是让毛利还是柳莲二去打双打,都是在浪费人才。
  真田弦一郎问道:“有让他们试着双打过吗?”
  柳莲二点了点头,“他们似乎自己也察觉到了网球部缺少双打选手,所以每天训练的时候,都会试着练习双打。以结果来说,他们的双打很不错。”
  幸村精市提议道:“那下学期的正选选拔赛加一场双打的吧。”
  “这么说来,我是不是不用打双打了?”毛利寿三郎问道。
  幸村精市说道:“不是还有一组吗?如果找到了另一组合适的双打,那么应该就是你和柳莲二轮流坐替补位了。”
  柳莲二点了点头,“我没意见。”
  毛利寿三郎叹了口气,“好吧,没意见。”
  全国大赛结束,立海大也进入到了第二学期末。紧接着便是两周的冬假。
  酷热的夏季似乎还没过去多久,但路上行人身上的衣物已经一件件的穿了上去。
  在新年之前,幸村精市约着真田去了体育用品店一起去给网球拍重新穿线。
  本来他们现在也是处于正在成长的年纪,身体的所有数据都在锻炼中不断的提升,网球线随着他们的击球力道加大,耗损得也越快,于是到了他们需要更换穿线磅数的时候了。
  但将网球拍交给用品店穿线并不是当天就能拿到的,因为店里的穿线机需要校正,于是幸村精市和真田弦一郎确定了取回球拍的时间后空着手离开了。
  “说起来虽然认识了很久,但是从来就不知道真田你新年的话,都会做些什么?”幸村精市看着身侧难得没有戴着帽子的真田问道。
  “和祖父一起写年贺状。”真田弦一郎坦诚地说道。
  “感觉是很温馨的事啊……”幸村精市笑了笑,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格外的温和。
  真田弦一郎看了眼幸村,然后问道:“你呢?”
  “……似乎也没有太特别的。就是都会做的那样,打扫,然后祭拜之类的。”
  走到电车车站了,真田弦一郎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他并没有多想的就说出了口:“你要去我家坐坐吗?”
  虽然已经认识了这么久,但一直以来两人都还从未去过对方的家里,以往的交流也都只是在学校和俱乐部而已。
  这么突然的邀请,真田自己也摸不清原因。
  幸村精市有些意外的看着真田,而后在真田紧张的表情中点了点头,“如果没有太打扰的话。”
  *****
  真田家是十分典型日式老式住宅,走到他们家门口甚至会让人怀疑是否回到了这个国度的几百年前。
  “我回来了。”
  从栏栅外走近他们家的障子门后,真田弦一郎便习惯的回家招呼了一声,然后给幸村拿换的鞋子。
  真田一边从鞋柜里拿出了拖鞋,一边问道:“你饿了吗?”
  “我吃过早饭了,现在还不饿。”
  真田弦一郎弯下腰,亲自把拖鞋放在了幸村的脚边,然后直起身准备说什么……
  一阵脚步声靠近了。
  穿着居家服的女人走到了玄关处,有些惊讶的看了看幸村,然后愣了一下,缓过神来的笑了笑,“我还以为是弦一郎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