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回家了。原来是幸村的,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我是真田的妈妈。”
  “真田阿姨好。”幸村精市礼貌的鞠躬打了招呼。
  真田妈妈笑了笑,夸奖道:“幸村越来越好看了。弦一郎难得带朋友回来,那你们先玩吧,我就不打扰了。”
  幸村精市笑了笑,“谢谢阿姨。”
  真田妈妈也确实就过来看了看,没有打扰到两人,立马的就走开了。
  倒是真田弦一郎,不太好意思的扭过了头,替自己的母亲道歉说:“抱歉。”
  幸村精市困惑地看着真田:“嗯?为什么道歉?”
  真田弦一郎不太好意思地说道:“就是……把你看做女孩子。”他想要抬手按低自己的帽子,结果却摸了个空。
  对了,他今天出门没有戴帽子……
  “没事的。样貌的问题我已经习惯了。”幸村精市换好了鞋,而后问道:“难道你现在看着我会觉得像是女孩子吗?”
  真田弦一郎摇了摇,幸村精市虽然长得好看,但并不女气,那是完全不会被人认错姓别的美。
  虽然他本人看上去温和有礼,可他本身的气质却十分的独特,绝不会要人认为他的姓格柔软可欺。
  只要稍稍敏锐一些的,就能够感觉到幸村精市生起气来应该是极为可怕的。
  但从没有人试过,也没有人能知道他到底为什么才会感到愤怒。
  “……要先逛逛吗?”并不常邀请人回家的真田弦一郎试探的问道。
  “可以吗?”幸村精市看了看屋子里的装修,有些感兴趣地提议道:“说实话,我还挺想看看你往常待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真田弦一郎闷不做声的点了点头,然后把幸村精市带到了自家练习剑道的剑道室。


第十七章
  真田弦一郎带着幸村看过他家剑道室里的刀架, 那上面的□□被爱护得很好, 看得出来它们的主人对它们的看重。
  在很久以前,他也有一个热爱剑道的挚友。
  真田弦一郎慎重的将刀架上的刀拿下来, 然后递到幸村精市面前, “你要试试吗?”
  “可以吗?”幸村精市确认般的看着真田。
  真田弦一郎肯定的点了点头, 然后将手柄处对向幸村。
  幸村精市并没有特意的去拿, 但身体下意识的就按照了很久以前被教导的那样握上了手柄。
  真田弦一郎看到幸村握着手柄处的姿势有些意外,“你……”
  幸村不解的看着真田, “怎么了?”
  “没有。你学过剑道?”
  幸村精市握着□□的姿势是剑道里很常见的持刀姿势,并且十分的正确。幸村精市双手握着□□的中段持刀姿势并不想没有学过剑道人的那样,因为大部分人双手握着刀柄,会形成双手手心向上握持的姿势, 但幸村精市并没有犯这种错误。他甚至拿起刀的下一瞬间,就下意识的调整起了左右手的虎口处与刀保持直线的这一细节。
  幸村精市看了眼手中的□□, 摇了摇头, “没有啊。为什么这样问?”
  “你握刀的姿势,很正确。”
  幸村精市笑了笑, 而后归还了刀, “那这样看来的话,我还是很有天赋的。”
  擅长剑道的挚友教导过他剑道上的一些招数, 为的是让自己提升实力,以免对上剑道上的高手而力有不逮。比起使用剑道, 他更擅长的是怎么在他人的剑道下存活, 而后反击。
  真田弦一郎的家人都很和善, 幸村精市跟着真田参观完了真田宅,又去了真田的房间观摩他练习留下的书法字,之后还与真田一家一起吃了一顿饭,最后才慢悠悠的独自回到幸村家。
  回家的路途上,天空上中开始飘起了雪花,时间既快且慢的又度过了一年。
  幸村精市偶尔的也会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都是他自己所臆想出来的,但对所有武器都熟练的事实却告诉他并不是。
  在弓道俱乐部里他能用最为准确的姿势和最为快速的动作将箭矢射向红心,对枪械的拆装组合熟稔于心,虽然不曾学习过系统的格斗方式,但却也不会输给任何的人。
  幸村精市走到了幸村家的家门口。
  “哥哥!”看到下雪了便跑出了门的幸村里奈一下子就扑向了自家哥哥的怀抱里,也打散了幸村精市的低落感。
  跟着里奈身后的,是追出来的幸村爸爸。
  “精市回来了啊。”幸村爸爸拿着里奈的外套跑了出来,看到幸村站在门口便笑了笑,“快进家里去吧,外面太冷了。”接着,他又转过头,半是训斥半是宠溺地说道:“穿上衣服再出来啊,现在还没有雪让你玩的,明天爸爸再陪你堆雪人好不好?”
  幸村精市摸了摸里奈的头,打算进屋子里去了。
  幸村里奈却想了想,跟在幸村精市身后又跑回了家,一路走一路央求着幸村精市陪她第二天堆雪人。
  幸村精市也就答应了下来。
  次日一大早,雪已经厚了,幸村精市便陪着里奈堆起了雪人,里奈手冷了,幸村就将她的手塞到自己衣服里暖暖,等热乎了再拿出来,而后继续堆积着雪人。
  幸村精市陪着里奈堆了四个雪人,她说那是他们一家,爸爸妈妈,以及她和哥哥。小孩子总是最纯真的,幸村精市并没有和自己的这个妹妹如何的相处,但是里奈却很喜欢幸村,甚至在外面被问及“最喜欢爸爸还是妈妈”的时候,她会坦诚的说“哥哥”。但幸村却也从不拒绝里奈的靠近,对里奈的要求也是有求必应……
  新年在寒冬中过去了,冬假过后,所有的学校也都到了第三学期。
  网球部的训练同以往一样,唯一不同的则是立海大的正选了。开学不久后,正选选拔赛也跟着开始了,幸村他们关注着的一年生虽然潜力不错,但依旧还是差了一点点,没能被选上。
  而代替斋藤他们三年生成为正选的则全部都是二年生。
  网球部的正选选拔赛过后,便进入到了二月。
  二月的立海大校园里,弥漫着独特的香甜的气味。这种感觉持续了将近半个月,而后在一天的早上,幸村精市的第一个课间都在不停的收着巧克力。
  到了参加网球部部活的时候,幸村精市那一桌子的巧克力最后还是找来了真田,然后一起搬到社团活动室的。
  柳莲二看了眼幸村精市的巧克力数量,而后站在一旁说道:“按我知道的应该不止这些才对?”
  另一个部员立马回答道:“我知道,因为部长没有收本命巧克力。”
  “这里有多少个?”柳莲二看着六个被全部装满的纸袋问道。
  幸村精市回答道:“125个……”
  真田看了眼幸村。
  柳莲二也有些惊讶,“你有在数着?”
  “毕竟需要回礼……”幸村精市看着这一百多个巧克力,面上的微笑也有些挂不住了。收到了125个巧克力,那么便意味着在一个月后的白色情人节也需要125份巧克力回礼。
  “这大概是我们不能理解的苦恼吧。”毛利寿三郎挑出了一盒巧克力出来,“部长你也吃不完吧?不如分给社员?”
  幸村精市从毛利手中将巧克力抽了回来,“如果想吃的话下次吧,这些就算了。”
  毛利寿三郎吐了吐舌头,扛着网球拍感叹地转过了身,“那还是训练吧训练~”
  情人节的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幸村精市忙碌了几天,在三月十四日的时候将回礼也送了回去。
  斋藤他们这些学长,也都从立海大附属中学毕业了。
  四月
  新的一学期。
  樱花飞舞。
  立海大网球部在去年的全国大赛中获得了冠军,于是在新的一年里,来加入网球部的学生便格外的多了起来。
  “我记得你是叫……仁王,对吧?”幸村精市推开更衣室的门,正巧看见了换好网球部队服的仁王雅治。
  “啊咧,幸村部长……”仁王雅治懒散地打了招呼。他看上去也不太在意幸村精市为什么会记得自己的名字,也不太在意幸村精市是不是有什么事找自己。
  “我看了你的比赛,你很厉害。”幸村精市走到了仁王不远处的柜子前,然后解开校服的衣扣,准备换衣服。
  “比起部长来说,我也不算厉害了。”仁王雅治在长凳上坐下,“部长是有什么事吗?”
  “嗯。”幸村点了点头,然后脱下了外套,将外套挂在了柜子里,“我觉得你也察觉到了,我们网球部缺少双打的人才,我看过你的双打,很不错。但是你的搭档跟不上你。”
  仁王雅治耸了耸肩,并没有说话。
  幸村精市将衬衫从身上脱下,然后叠整齐的放进了衣柜里,“如果能找到一个和你配合双打的搭档,正选就不是难事了。”
  “说实话,其实你单打也很不错,但是为什么没有参加三月的正选选拔赛?”
  “想要从部长你们手里拿下单打的位置我认为是不可能的。”仁王雅治看着幸村换好了,也站起了身,“就算进入了正选,也还是双打……噗哩。”
  “但是我看你训练的时候,一直都在和社员双打?是在寻找合适的搭档吗?”幸村精市并不等着仁王的回答,他只是对仁王笑了笑,“如果找到了搭档,以你的实力,正选随时都有你的一份。”
  ……
  从更衣室里出来后,幸村精市就去了社团活动室。
  在活动室里,柳莲二和真田弦一郎已经整理好了今年网球部的入部申请书。
  “已经整理好了吗?看来是我来晚了。”幸村精市从柳莲二手里接过了申请书。
  柳莲二说道:“总共有一百多人,但是其中完全没有网球经验的就占据了一大半。”
  “没关系,网球部欢迎所有喜欢网球的人。”幸村精市并不太介意这些,“不过不知道这些人能撑过几天的部活。”
  立海大网球部即便不是正选的部员,他们每天在网球部里的基础训练的训练量也是很大的,对于那些根本没有学过网球,又并不是真的喜欢网球的人来说,网球部部员的基础训练单便足以让他们主动的退部了。
  毕竟此时的网球部并不缺人,也不需要一群来混社团分数的学生。
  如果真的有,怕是也会在真田的监督下完全无法偷懒吧。
  “那去网球场吧?”柳莲二看幸村将入部申请书放好,便站在了活动室门口等着。
  “嗯。”
  三人同行,按照惯例,又或者是默契,往往都是幸村走在最中间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而他们三人还未走近网球部,就看见了网球部部员全部都围在了一个网球场的周围,包围圈内有嘈杂的议论声传出来。
  网球部在真田一向严谨的管理下,大都是井井有条,自觉做着各自训练的网球部里并不常见。
  站在包围圈外的部员看到幸村他们三人,便立马让了开去,让幸村他们走进包围圈里。
  “大家在吵什么?”
  话音刚落,嘈杂的网球场上便安静了下来,只余下给幸村让路的脚步声。


第十八章 【含剧情】
  幸村精市从人群中走过, 而后停在了趴在网球场边缘的前辈身边。
  看模样, 这个新上任的正选,应该是想要追球, 却依旧没能将网球打回去, 而摔倒在了地上。
  在球场不远处的人群脚下, 便是那颗没有被打回去, 而落在了自己场地的网球。
  看到幸村精市他们来了,这名正选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而后惭愧的低下了头,“部长……”虽然幸村的年纪比他小,学年也比他小,可实力却比他强太多了。
  他们网球部的, 只有已经毕业了的三年生会直接称呼“幸村”了,现在他们这些后来的三年生, 可都是看着幸村精市如何将立海大带领着拿下全国大赛冠军的, 对幸村精市的佩服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就连心里也完全的认同了他这个部长。
  幸村精市点了点头, 那名正选就自觉地退进了人群之中, 而后,幸村看向了站在网球场另一边的少年。
  少年有着一头凌乱的黑发, 配上他充满傲慢不羁的表情倒也十分的合适。
  即便被立海大网球部的所有人包围着,他也完全没有任何退缩, 毫不怯场。甚至为此时的状况而感到自满。
  他穿着今年刚入学的一年生体育课的运动服, 对幸村精市他们的到来并不在意。
  但真田弦一郎却不可能将这样扰乱网球部秩序的事情视若无睹哦。
  更何况, 看放下的情况,确实也需要给这个孩子一些教训了。
  毕竟是自己网球部的部员被欺负,没道理不帮忙找回场子。
  “那个新生,你在那里随意的做什么?”真田弦一郎看着新生,却是想着另一件事。如果能将这些正选都打败的话,那也就是说……
  切原赤也扬声回答道:“要说做什么?一目了然吧!就在刚才,这个网球部的我都打败了,我是NO.1啊!”
  真田弦一郎眉头一跳,转过身,正对着网球场另一边的新生,“你在说什么?”
  “但是你们是全国第一啊,能不能来个强点的?不要小看人啊。”听这名新生的语气,他似乎根本就没有畅快的打上一场。但也正是他的语句,将网球部里和他对打过的部员变相的贬低了下去。
  让旁观的众人忍不住的感到火大。
  这孩子实在是太缺少教训了,可偏偏,他们没有那个实力去教训他。
  虽然真田弦一郎越发长得严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