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生比吕士点了点头,看着幸村精市说道:“我会的。”
  等到柳生比吕士参观完了网球部之后,幸村精市再去球场上寻找切原赤也的身影却没能看到他了。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加入网球部。
  不过,幸村直觉上告诉他,切原赤也会。
  当天部活结束后,幸村精市他们换了衣服从更衣室里出来,就见到了在围着网球部跑圈的切原赤也。
  看样子是被某个喜欢模仿的人骗了啊。
  次日,幸村精市便收到了柳生比吕士和切原赤也的入部申请书。当天的部活,两人也都来参加了。
  三天后,网球部的正选选拔赛再次举行,这一次,网球部除了幸村精市、真田弦一郎、柳莲二以及毛利寿三郎四人,另外四人全部更换了。
  新上任的四个正选分别是丸井文太、胡狼桑原,仁王雅治以及柳生比吕士。
  切原赤也继续埋头在网球部内训练,他的日常就是不停的训练,然后每隔一段时间继续挑战,继而不停地输给幸村精市他们。
  慢慢的,立海大网球部部员对切原赤也最初的“狂傲新生”的印象,转变成了每天任由他们津津乐道调侃的网球部后辈。
  并且是说什么都会真的相信、事实上是十分单纯的、每每被说道痛处还会跳脚的后辈。
  而骗切原赤也最多的,就数网球部的新任正选仁王雅治了。但即便是这样,切原赤也在下一次还是会继续上当……
  某种意义上来说,切原赤也是在网球部除了幸村精市之外最受“宠爱”的部员了。
  而幸村精市在网球部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宠爱”了。
  *****
  四月,新一年的全国中学生网球大赛开始举行。
  立海大作为去年全国大赛的冠军,免去了神奈川地区预选赛。
  而后,立海大网球部在神奈川地区赛中以3:0的分数,势不可挡的进入了关东大赛。
  这一年在神奈川的学校,也依旧被立海大压在下面,毫无出头的可能。


第二十章
  关东大赛第一场, 立海大附属中学对柿木中学。
  在前两场双打中,丸井文太和胡狼桑原、仁王雅治和柳生比吕士两组双打就拿下了两场比赛。
  前三人虽然是二年生才加入正选,可实力却比去年的二年生强劲许多,三人的网球各有特色,丸井文太胜在招式独特, 技巧高超, 胡狼桑原防守稳重, 体力持久, 仁王雅治则善于模仿,工于心计。
  至于柳生比吕士, 虽然是半途转来网球部的, 可他打起网球来,完全不像是初学者。虽然打网球时偶尔的动作还是能够看出来他是打高尔夫的。
  上午的两场双打结束之后,立海大网球部的便分散开来,各自找地方吃午饭了。
  幸村精市和真田弦一郎、柳莲二一起带着第一次来这边会场的立海大正选们到了附近的一家寿司店里坐了下来。
  ——外加一个被丸井文太拉着一起的切原赤也。
  丸井文太问道:“对了部长,毛利前辈呢?关东大赛第一场他不来看看吗?”
  “诶?毛利前辈不是第三单打吗?”切原赤也跟着也看了过去, 然后扫到幸村精市身边的柳莲二……
  “那应该是柳前辈上吧?”
  柳莲二轻轻摇了摇头,“本来准备下午再说的。不过既然你们现在问了, 那切原,开场前你去做准备活动。”
  切原赤也一愣,呆呆的指了指自己, “我?”
  “毕竟你的我们的王牌不是吗?”幸村精市浅笑着说道。
  切原赤也脸一红, 慌乱的左右到处看, 想要求救一般的找到人替他解围。
  虽然他还是改不了姓子的觉得自己很强, 但是那是在没有幸村他们三人的情况下。现在被部长说出了自己在网球部夸下的海口……切原赤也理所当然的会感到不好意思。
  “对啊对啊,我们的王牌!下午的比赛可要好好的打,毕竟是你第一次正式上场。”仁王雅治顺势就拍了拍切原赤也毛茸茸的脑袋。
  “部长……”切原赤也可怜巴巴的看着幸村精市。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此时此刻的模样多么的有趣。
  “好了,不逗你了。”幸村精市手指轻握,抵在唇边清了清嗓子,“毛利前辈今天要参加补考,至于没有让莲二上场,则是因为想要看看这段时间切原你有没有放松下来。”
  “放心吧,就算输了,后面不也还是有副部长吗。”幸村精市扭头看向真田弦一郎,“对吧?副部长。”
  真田弦一郎不太适应幸村精市这么称呼他,他按了按帽檐,然后看向了切原赤也。
  “!”切原赤也瞪大了眼,猛的站直了起来,双手手臂贴在身体两侧,挺胸收腹,立正站得笔挺,“副、副部长!”
  真田弦一郎眉角微微抽动了那么一点,“立海大不容许失败。”
  切原赤也脚一跺,扬声应道:“是!”
  寿司店里其他人纷纷看了过来。
  “噗……”幸村精市笑出了声,“好了,快去吃吧。”
  切原赤也便犹如得了特赦令一般的,窜到了另一桌上,拉着丸井文太坐了下去。
  丸井文太没能想到切原赤也跑到一边去还要捎上自己,他也只在最后,赶紧的一把将胡狼桑原拉着过来,和切原赤也一起坐了下来。
  但仍旧是念念不忘的回头往幸村精市的那一桌望去。
  一桌的位置是四个人,余下的仁王雅治和柳生比吕士便分开了坐,柳生比吕士坐到了幸村精市那一桌上,仁王雅治则同切原赤也这个活宝坐到了一起。
  “真田你太严格了。”幸村精市调侃着真田刚才给切原赤也下“军令状”一般的话。
  真田弦一郎本就不算是能言善道,对上了幸村精市,他就更加的不会说话了。这种不会说话体现在任何地方,于是真田弦一郎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倒还有些“我知道了,但是不打算改”的意味。
  幸村精市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我开玩笑的……毕竟能填补上毛利前辈空缺的,也就只有切原了。在条件充裕的情况下,多锻炼一下,没什么不好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让还不是正选的切原赤也上场的原因。
  切原赤也的姓格太过于狂傲,幸村精市他们其实更想磨一磨他的姓格。例如在正式的比赛上输一把……目前在网球部里,切原赤也似乎因为就从来没有赢过,所以对每天输球都变得习以为常了。
  虽然依旧是干劲满满,但这种心态却是对着自己网球部的。在他的眼里,似乎除了立海大,其他学校依旧是不堪一击。
  单纯的说教又是无法给切原赤也任何影响的,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习惯思考的姓格,在网球上也常常都是依靠身体的本能而行动……不然怎么说是单纯而又头脑简单呢。
  幸村精市想到那天在更衣室里,切原赤也的书包不小心被绊倒而滑出来的零分试卷……幸村精市无奈的叹了口气。
  比起切原赤也到了正式上场的时候实力会不会又有所进步,幸村精市更加担心的是,到时候他会不会因为文化分数太低,而无法参加社团活动。
  然后在下午的单打三比赛中,切原赤也一举以6:0赢了比赛。
  完全的,没有达到幸村精市他们这么做的目的,甚至让切原更加的觉得除了立海大之外,其他人都不值一提了。
  幸村精市看着对手柿木中学的眼神,十分复杂。
  对手太弱也是一种烦恼。
  之后立海大又同品山学院对战胜出,在半决赛与圣道鲁夫对战胜出,然后在关东大赛的决赛,又一次的对上了冰帝学院。
  似乎与去年发生了一模一样的事件。
  但经过了一年,立海大实力变得更加强了,冰帝学园也更换了一大批的正选人员,但这一次却也根本没有给幸村精市和迹部景吾上场的机会,冰帝学院就输给了立海大。
  比赛结束后,迹部景吾带着他的部员,走到了被立海大网球部正选簇拥着的幸村精市面前,放下了话,说是全国大赛上见。
  切原赤也在一旁哼哼了两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丸井文太眼明手快的给捂住了嘴巴。
  否则这孩子绝对能把冰帝学院输球后的怒气全对准了他。
  虽然切原赤也从来也不在乎那些……但此时两位部长交谈,丸井文太认为切原赤也还是闭嘴更好。
  “很期待到时候的比赛。”幸村精市礼节姓的笑了笑,而后想起了本打算约一次练习赛……去年他似乎是有这个打算的,但目前看来,冰帝学院的成员都很有潜力,但似乎还没有到达最佳状态……于是幸村精市在脑海里刚刚捡起来的练习赛又放了下去。
  关东大赛决赛后,所有晋级的学校便开始准备起了全国大赛,各个学校也都加紧了训练。
  网球部正选会议时,柳莲二也将他们可能遇上的对手都大致分析了一下。而这一次,真田弦一郎心心念念的、手冢国光所在的青春学园,终于入选了全国大赛。
  青春学园在关东大赛半决赛时遇上了冰帝学院,但与冰帝学园遇上立海大一样,青春学园的其他正选没能打出2:2的成绩让手冢国光上场,而是在单打二号便输了比赛。
  “青春学园毕竟和立海大不同,他们这次的正选里……单打二号和单打三号实力都太差了,在去年也是完全没有听过的人。”
  “为什么?实力这么差劲也能当上正选?”
  丸井文太并不清楚去年的事,所以他也不知道手冢国光为什么明明实力出众,却在初一时根本没有出现在全国大赛的会场上。
  柳莲二解释道:“一方面,他们学校今年可能真的没有足够的人才,另一方……他们是三年生,青春学院之前是不允许一年生参加正选比赛的。按照他们今年的阵容来看,他们的正选里也依旧没有一年生。”
  丸井文□□慰着一般的说道:“还好部长是在立海大。”
  幸村精市笑了笑,不置可否。
  倒是仁王雅治接了丸井文太的话。他说道:“我倒觉得部长不论在哪个学校,都能当上部长……噗哩。”
  丸井文太一想,连忙跟着点起了头,“是这个道理!”
  幸村精市按下了他们扯远的话题,“好了,不说其他的了。莲二,你继续。”
  “青春学园目前的双打,一对是他们网球部副队长大石秀一郎,和部员菊丸英二的组合,另一对是不二周助和河村隆。这其中我观察过不二周助,他甚至也是一个不弱的单打选手,但似乎因为各种原因,暂时留在了双打里面。这四个人都在网球报刊上有过记者采访。”
  “大石秀一郎和菊丸英二的组合被称之为黄金双打,而不二周助被称之为天才。至于河村隆,似乎在力量这一方面上十分的出色,属于力量型选手。”
  “……我还是觉得我更加的天才。”
  丸井文太听完后,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的胡狼桑原,“对不对?”
  胡狼桑原一脸茫然。


第二十一章
  柳莲二看了眼“说悄悄话”的丸井文太和胡狼桑原, 继续说着自己的分析, “这其中菊丸英二和大石秀一郎的双打实力出众, 在全国中学生双打中确实实力强劲。至于不二周助和河村隆……双方都是网球风格独特的选手, 也都会互相配合,但总归不适合双打。”
  “不过他们在全国大赛中会率先遇上四天宝寺,如果青学这一次依旧还是不能在前面赢两场的话……就算手冢国光再强,也不可能带领青学获得全国大赛的前三名。”
  真田弦一郎微微皱起了眉, 但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但幸村精市看得出来, 真田弦一郎这是在可惜。手冢国光分明具备了实力,可在一年级的时候就完全没有上场,到了二年纪, 却又因为队友实力不足而无法争夺冠军。
  以青学今年的阵容来看,能够进入全国大赛,就已经是万幸了。
  全国大赛前夕,幸村精市做起了自家部员的陪练,虽然幸村精市是想着锻炼部员的能力,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不过是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了人与人的差距。
  一场比赛打完后, 社团活动早就结束了,真田也都让其他部员离开了。只有七个正选, 以及一个一年生的切原赤也还留在网球部。
  毛利寿三郎作为三年生,虽然本身就有些散漫, 但对待学业还是比较认真的……因为最近他逃训都不叫做逃训了, 而是去上课了——说是为了顺利升学。
  柳莲二表示他的成绩并不会影响到升学。
  但幸村精市还是放了他走。
  看在毛利寿三郎的实力一直都在水准以上的面子上。
  切原赤也脱了力的直接坐在了网球场另一边, 然后松了手,将网球拍放在了一旁,“部长!为什么只对我下手这么狠!”虽然身体累的不行,但切原赤也精神上却十分的亢奋。
  他不满的样子,像是讨不到糖的孩子,张牙舞爪却又有些可爱。
  “那是部长对你独特的‘爱’!你就知足吧!”丸井文太走到切原赤也身边,将他拉了起来,然后推着切原赤也走下了球场。
  幸村精市收了球拍,对切原的问题一笑而过。
  一群八人收拾好了各自的东西,又换好了衣服,这才从校园里离开。
  走在幸村精市后边一些的切原赤也压低了声音,对和自己玩的最为熟悉的丸井文太问道:“前辈。为什么部长这么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