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前也是这样的吗?”
  丸井文太点了点头,“对啊,我加入网球部的时候,部长就这么强了。”
  切原赤也发出了感叹的声音,“呜哇——像是怪物一样……”
  “切原!”
  切原赤也下意识的立正站好,“抱歉!我不是故意说不想坏话的!”
  而在切原赤也喊出话来之后,走在前面的三人才回过了头。
  幸村精市有些困惑的看着切原赤也,然后微微笑了笑,“坏话?”
  “呃……”切原赤也一愣,然后看到了一旁憋笑的丸井文太。
  再接着,他就看到了坏笑着的仁王雅治。
  切原赤也大喊道:“啊!又是你仁王前辈!”
  仁王雅治笑眯眯地冒出了口头禅,“噗哩。”
  真田弦一郎眉头一跳,“切原!”
  切原赤也吓得一抖。
  “算了。”幸村精市轻轻握了握真田的手腕,然后又松开了。
  “不过,我比较好奇赤也你说了什么坏话?”
  切原赤也小声的嗡嗡了几声,大概除了他自己谁也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听不见呢……能说清楚一点吗?”
  “我说……部长,你像是怪物一样强……”切原赤也抬眼看了看幸村的表情,然后立马接着又说道:“不够我的意思是想夸奖部长的!而且部长、部长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好的人!”
  幸村精市轻轻笑了,然后道谢:“谢谢了。”
  切原赤也晕晕乎乎地回答说:“不、不用谢。”
  幸村精市手指握拳,抵在唇边抑制住了笑意,然后转身继续往前走。
  “真是的……”丸井文太也对这个后辈完全没有了办法。明明是他说错的话,可最后……道谢的却变成了部长。但是不得不说,有了切原赤也,他们网球部也热闹了不少。
  “走吧,明天比赛大家加油。”柳莲二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跟上了幸村。
  *****
  次日全国大赛对战秋山三,需要打满五场比赛。
  立海大让对手真是的体验了一番何为王者。
  单打三,毛利寿三郎,6:0胜。
  双打二,仁王雅治、柳生比吕士,6:0胜。
  单打二,真田弦一郎,6:0胜。
  双打一,丸井文太、胡狼桑原6:0胜。
  单打一,幸村精市,6:0胜。
  5:0全胜,晋级下一轮比赛。
  以5:0晋级全国大赛的状况并不少见。可如果这胜的五局,每一局都是以6:0赢的,就不多见了。
  因为实力之强劲,以及碾压对手的比分,“王者立海大”的称号也越来越被旁人所认同。
  “怎么样?青学的比赛。”幸村精市问道。
  立海大这边因为赢得太轻松了,所以比赛用时也少了许多,提前将比赛给结束了。可其他学校的第一轮比赛并没有结束,这其中就有青春学院。
  幸村并不是太关注手冢国光,可真田弦一郎将手冢国光视作对手。所以幸村的问题,其实是替真田问的。
  柳莲二轻轻摇了摇头,“很难。”
  幸村精市看向了真田,“看来没法对上了。”
  真田弦一郎摇了摇头,“总有机会的。”
  幸村精市轻轻点了点头,已经对真田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感到习惯了。
  柳莲二说起了其他学校,“今年四天宝寺的几个选手还不错。不过以目前来看……他们将实力出众的新人放在了单打一,应该是对不上了。”
  全国大赛除了第一轮比赛必须打满五场之外,之后就不需要了。立海大以目前的实力,一路6:0赢过去,便会在第三场,也就是单打二的比赛中获得晋级的资格。而即便他们将比赛拖到了最后一场,也没人会觉得四天宝寺他们的新人能赢过幸村精市。
  今年的赛局,任何人来看,都会觉得立海大会是最后的赢家,网球报刊上对各中学的分析,立海大的篇幅总是最大的。
  其中记者更是根据不同球员的意愿,给他们起了不同的称呼……
  “前辈!”切原赤也活力满满的握着被他卷成筒状的杂志跑到了网球部。
  网球部众人听到声音就知道是切原赤也了,大部分的人笑了笑就继续着做自己的训练了。
  真田弦一郎对还穿着校服就跑到网球场的切原赤也皱起了眉,“切原,你……”
  “副部长!你看!”切原赤也根本没听到真田的声音,他急跑过来就直接兴匆匆的打开了自己看了一整天的杂志。
  那对准了真田的杂志页面上正是之前记者来采访时拍的几张社团活动照片。
  切原赤也兴致勃勃地嚷道:“拜访已经登上去了!”
  柳莲二从一旁走了过来,将真田没能说完的话说了:“切原,你的衣服还没换,等会儿部活可能就是算你迟到了。”
  “啊,我忘了!”切原赤也愣了一下,本打算先把杂志交给真田,但看了看副部长那张脸……
  切原赤也把杂志还是交给了柳莲二暂时保管。
  等到切原赤也换好了衣服跑回网球场,正选们便已经聚集在一块儿了,幸村精市也从活动室那边到了网球场。
  “搭档你的称呼很不错啊,绅士~”仁王雅治摸了摸下巴,打量着一脸淡然的柳生比吕士。
  “你的称呼和你也很般配,欺诈师。”
  “为什么杰克你没有称呼?!”丸井文太将杂志翻过来看看,又将杂志翻过去看看,几乎将关于立海大的采访看了四五遍了,也没能看到胡狼桑原的外号。
  “我倒是好像有听过……”柳莲二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胡狼桑原纯良的看着柳莲二,单纯是出于好奇地问道:“什么?”
  柳莲二想了想,觉得事实有些残忍,所以不太想说……
  倒是刚刚跑过来的切原赤也举了举手,“比赛的时候我听到过!”他作为立海大网球部的一员,每次立海大网球部比赛他都跟去了。不过大都是和其他部员一起,在观众席,所以常常的也会和其他学校的人坐得比较近。
  “他们说前辈的时候,总是‘那个光头’‘那个光头’的称呼!”
  一旁的幸村精市猝不及防的冒出了笑意。他抿了抿嘴角,扭过了头,微微弓着背笑了起来。
  丸井文太:“噗……”
  柳生比吕士:“咳。”
  胡狼桑原呆滞在原地。
  幸村精市收了笑意,正视胡狼桑原,“抱歉。”
  胡狼桑原摇了摇头,然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唉。”
  切原赤也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诶?怎么了吗?”
  柳莲二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切原赤也的肩膀,“也就只有桑原了。”
  换做是其他人……不提也罢。


第二十二章
  立海大附属中学上课时间。
  幸村精市握着笔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认真的将上课的笔记写下来。虽然那些对于他来说不怎么需要, 可这是一种态度。幸村精市对待生活的态度一向很认真, 既然能做好, 那必然还是尽善尽美吧。
  教室外是正在上体育课的其他班学生,那从远处传来的声音虽然听不清内容,可其中的热情与兴致却是无法遮掩住的。
  “幸村,听说你们网球部又要拿冠军了?”课间, 三年c班里便也热闹了起来。
  “还没有吧, 我听说这周才是四强的半决赛?”
  “嗯?你怎么这么清楚?”
  “我可不知道,我是听我们班的女生说的。”
  “所以幸村,冠军是真的吗?”那同学转过头, 目光中带着钦佩。
  “目前还没有比完赛,不过我对自己的部员很有信心。”幸村精市将笔尖在练习册上点了点,然后对同学露出了笑容,“他们都很努力。”
  “啊啊~我的社团要是也这么出色就好了,这样哦的话,社团分数肯定很高。”
  在同班同学的眼里,幸村精市既好相处, 又难靠近。
  不论是借笔记或者是询问题目答案,幸村精市都会帮忙。可要是找他出门去玩, 想要进一步的发展更深入一些的欢迎,幸村精市每次都会拒绝, 甚至还不会让人觉得生气。
  大概唯一让人欣慰的就是幸村精市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唯一和幸村精市走的比较近的, 应该也就只有网球部的那几个了。
  但这是因为幸村精市身为网球部的部长, 所以好像也是理所当然的。
  全国大赛前三轮,立海大都以全胜的战绩获胜了。
  到了全国大赛半决赛,立海大与被柳莲二关注过的四天宝寺对上了。
  四天宝寺的比赛似乎格外的喜欢干扰对手的情绪。
  比如自顾自的搞笑。
  半决赛的比赛最先开始的是双打二。
  四天宝寺对上冷静的柳生比吕士和本就以玩弄对手心理的仁王雅治,那一套搞笑的套路完全没有起到作用。
  双打一的丸井文太和胡狼桑原,虽然丸井最开始有些烦躁,但一方面,胡狼桑原在后场的完美防守,让四天宝寺根本拿不到分数。另一方面,在换场地时幸村精市也开解了一番,丸井文太便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单打三号是毛利寿三郎上场,柳莲二在半决赛时是占的替补位。
  毛利寿三郎的对手是四天宝寺的忍足谦也。听柳莲二说的,他似乎是冰帝忍足侑士的表弟。
  虽然两者是表兄弟,但是这两人的网球方式并不相同。
  “一局终,立海毛利,3:0。”
  “看模样,忍足谦也似乎是想要赢下比赛,觉得拖到白石上场就能赢了。”柳生比吕士推了推眼镜,看着场上的忍足谦也。
  仁王雅治评价道:“对方的速度很不错啊。”
  “如果能够坚持提速,可能到最后能稍稍拉一下比分也说不定。”柳莲二打开了DATA,“不过想要赢下比赛……不太可能。”
  “啊……”丸井文太看到忍足谦也回球的方式改变了,“他没有用他的方式回球了,看来比分还是要6:0了。”
  “那是他们网球部白石藏之介的网球风格。”柳莲二合上了DATA,“对自己网球的不信任……结果已经注定了。”
  “就算没有这些原因……”切原赤也抓了抓头发,“副部长也会赢过他们的单打二号吧?那样对面的那个什么白石还是没有上场的机会啊。”
  丸井文太感叹道:“人总是要有些信念的嘛~”
  毛利寿三郎 vs 忍足谦也,6:0胜。
  全国大赛立海大晋级决赛。
  在外人看来,立海大赢得太轻松了,一路上来,一分未丢。全国各中学的网球强队在他们面前亏不成军。
  在决赛时,立海大更是依旧保持住了全胜,将牧之藤学院死死的踩在脚下。
  至此,立海大附属中学网球部二连霸达成。
  王者立海大的地位不容动摇,三连霸更是成为了立海大网球部众人势必拿下的目标。
  *****
  这天,幸村精市他们带着网球部众人走进了封闭了一段时间的室内网球部。
  “喔——太棒了!”切原赤也看着重新更换了全套设备的场地,感叹地跑到了一旁的自动发球机前。
  “多亏了柳生。”幸村精市看向了没说话的柳生比吕士,“网球部的经费申请才能顺利的批下来。”
  其他人跟着也看向了柳生。
  胡狼桑原说道:“对了,我记得柳生你是学生会长。”
  丸井文太问道:“不过在网球部这个身份好像倒没有太让人注意?”
  柳生比吕士往常话并不是太多,在网球部里大都又都是在运动中,于是虽然有人知道他是学生会长,也没有太特别的感觉。
  柳生比吕士对上众人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也不算是。网球部连续两年拿到了全国大赛的冠军,理所当然的经费会有所倾斜。其他社团也都觉得这是应该的,和我没有太大关系。”
  仁王雅治拍了拍柳生比吕士的肩膀,“不要这么说嘛,去年明明也是申请经费,但是那位会长可是拖了很久。可没有你这个学生会长干脆。”
  柳生比吕士推了推眼镜,“那大概是因为今年各个社团的部长大都和部长关系不错吧。”
  切原赤也点了点头,“啊……我记得上次我还看见部长和话剧社社长在一块!”
  幸村精市轻轻咳嗽了一声,“赤也。”
  切原赤也一愣,“怎么了?”
  幸村精市无奈的叹了口气,“没什么……”
  在作为一年生的时候,幸村精市就已经当上了网球部的部长,而同期的部长多为二年生和三年生。虽然幸村样貌和姓格都不错,可关系到自己社团下一年的活动经费,他们也是不会退让的。所以各个社团的经费分配问题也是纠缠了许久。
  但今年就不同了。
  一方面各个社团里有了和幸村同年的人,他们对幸村的态度就软和了许多,另一方面今年立海大的实力更强,连续拿到了第二个冠军,替立海大挣得了荣誉,所以柳生比吕士在经费这上面,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就完全的分配了下去。
  其他社团也都没有什么意见。
  “好了好了。不提其他的了。”幸村精市拍了拍手,“以后在下雨天,社团的部活就完全移到室内网球场。至于其他时间,这里会作为正选们的特权随时使用。其他部员可以提交申请借用。”
  “是——谢谢部长。”
  “那么今天的部活就提前结束了,大家要是有兴趣,现在也可以试着使用,不过负责今天后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