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子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在男神面前的形象崩塌了。
  那些弹幕一个个的羞耻度都爆表了啊!
  竟然还都被看到并且看懂了……这不就是,公开处刑吗。
  A子飘飘忽忽的离开了,等她晚上躺在警局里给她准备的一张床上的时候,才猛的想起来,自己或许是可以帮助到幸村精市的。
  但这却要借助到她那边的力量。
  想到就做!A子立马爬了起来,然后开始着手写了一个报告将这里的情景说明,等到写完之后,她就联系自己的上头,准备等待回复了。
  想想那几个人竟然都是一个人,A子到了深夜,也依旧觉得有些不真实。
  *****
  回家晚了的幸村精市向家人稍稍解释了几句,幸村父母便也没有太担心。更何况幸村精市一直以来就不太让他们CAO心,于是幸村父母对自己的长子也格外的放心。
  次日,幸村精市就借口生病,向学习请了半天的假,然后独自一人去了医院检查。
  既然A子说自己会生病,那么如果什么都不做那就不是他了。倒不如提前知道做好准备。
  虽然A子说手术成功,自己后来也完全康复了,可这些都毫无根据。
  如果发展的未来和A子所知晓的不一样,那么就会是另一种现象。
  幸村精市独自在医院里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但检查的结果并不能当天的就出来。幸村精市也向医生询问过A子告诉自己会患上的这种病。这种病如果是急姓的,那么很可能在此时自己都还很正常,但一周后也可能突然的患上。
  下午的时候,幸村精市照常的去了学校,上课、参加部活,跟进部员的数据,随时更改他们的训练计划。
  “部长!你不在的这一周我又变强了不少!”切原赤也做完基础训练,就跑到了幸村精市身边。
  幸村精市笑着看沾沾自喜的切原赤也,然后说道:“那么,要来打一场吗?”
  切原赤也面上的表情瞬间的就僵了,“诶——”
  最后的最后,切原赤也还是上了球场被幸村精市血虐了一场。
  切原赤也看着下了球场后的幸村精市,觉得部长果然还是球场下的更温柔。
  “不愧是幸村,看来你的数据又要更新了。”柳莲二叹息了一声,看着没一会儿又打起精神来的切原赤也,“明年的全国大赛看来也阻挡不了立海大。”
  柳生比吕士问道:“你这是在自负吗?”
  柳莲二反驳道:“不,这是自信。”
  幸村精市笑了笑,突然问道:“那……如果没有我的话,大家一定也能拿到全国大赛的冠军吧?”
  三三两两说着话的正选们一静,然后全体看向了幸村精市。
  真田弦一郎皱起了眉,并不认同幸村精市所说的话,“立海大三连霸不会缺少任何一个人。”
  “部长你就别吓我们了。”仁王雅治打量着幸村精市的神色,“该不会你要转学吧?”
  “立海大明年全国大赛的阵容会是最强的,我们拿下三连霸的几率是百分之百。”那百分之一的意外概率被柳莲二给咽了下去。
  “当初拉我进网球部可没有说这些。”柳生比吕士看着幸村精市,“可不能少了你。”
  丸井文太紧张地看着幸村精市,“部长,你该不会真的要转学吧……可是神奈川其他的学校和立海大完全不能比啊,难道你要去东京?还是其他地方?”
  “部长。”嘴笨的胡狼桑原想了想,“我尊重你的选择。”
  切原赤也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然后着急了。
  “我还没有打败你啊部长!我、我一定会变得更强的!就算部长不在我们学校了,那我就在全国大赛的比赛上超越你!”
  “说什么啊!”丸井文太一把勒住了切原赤也的脖子,“部长还没有说要走!”
  切原赤也呆住了,“诶?不、不走吗?”
  幸村精市“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们想的太远了。我可没有打算离开立海大。”
  众人松了一口气。
  丸井文太这才松了切原赤也,半是放松半是抱怨地说道:“真是的,部长你别吓我们啊。”


第二十六章
  幸村精市三言两语的就把丸井文太给安慰好了, 但网球部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好糊弄,例如柳莲二, 例如柳生比吕士,例如仁王雅治……当然也包括了真田弦一郎。
  仁王雅治和柳生比吕士到了一旁进行着双打训练, 他们来回交错的将部员打过来的球击打回去, 还有心思说着话, 讨论刚才的场面。
  仁王雅治将网球打到对面半场, 然后站回了自己的左半场, “部长那句话,感觉可不想是随口说说的。”
  “但是看上去他也没有要告诉我们的打算。”
  “啪!”
  柳生比吕士将飞跃过来的网球再次击打回去。
  “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搭档。”仁王雅治反手回球。
  柳生比吕士说道:“也许只是错觉吧。”
  “嘭!”
  黄色的网球被扣球回去了,网球大力的拍打在地上然后跳起, 而陪练的部员没能将那颗网球打回来。
  *****
  真田弦一郎在远处督促着其他部员进行互相对练, 柳莲二却站在了幸村精市身边, 语气比往常严肃了一些的询问道:“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假设,更别说还是那一种话。所以是发生了什么事?”
  幸村精市看了眼敏锐的柳莲二, 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昨天遇见了一个很久没见过的朋友。只是她说了一些事, 多想了一些。”
  柳莲二盯着幸村精市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好吧, 既然你这么说。不过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 网球部的大家会一起想办法的。”柳莲二很少说这些“肉麻”的话, 所以他说完之后, 就不太适应的转过了头,跟着就往另一边走了去纠正部员打球的错误技巧。
  到了部活结束之后,幸村精市和真田弦一郎一道回家的路上,真田弦一郎果然也问起了部活时幸村说过的话。
  “我还以为弦一郎你不会问。”幸村精市叹了口气,“果然还是逃不掉吗。”
  “会说那种话的你……是发生了什么?”真田弦一郎皱起了眉头,看着幸村精市的眼神蕴含着担忧。
  “是我杞人忧天了。”幸村精市摇了摇头,“我好像因为还没有到来的未来,而退缩了。不过在社团的时候,看到大家的样子,我又觉得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你在怕什么?”真田弦一郎问道。幸村精市在他心里,一直都是一个强大的人,不论是从哪一个方面。真田也从未在幸村精市身上看到过“害怕”这种情绪。
  幸村精市摇了摇头,不愿意再说了。
  真田弦一郎不善言辞,但必要的时候,却能够不经意的让人振奋起来。这其中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他本人那种不愿放弃的精神。就宛如他的口头禅一样,“不松懈”。
  所以对上幸村精市这有些消极的状态,真田弦一郎十分的不满,但也极为担心。
  “精市。不论发生了什么……我、我们总是在你身边的。”真田弦一郎到底没有像对待其他人那样直接的“打醒”,“等你愿意说的时候,可以告诉我。我会和你一起想办法。”
  听罢,幸村精市轻轻点了点头,“谢谢你,弦一郎。”
  真田弦一郎担忧的看着幸村精市,“你对我,不用说谢谢。”
  “走吧。”幸村精市和真田弦一郎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对了,你觉得青春学园怎么样?”
  真田弦一郎脚步一顿:“嗯?你真的要转学?”
  幸村精市轻笑了两声,“不是的。我是问你另一个方面。是把它们作为对手的角度来看,明年的冠军对手……如果是他们的话。”
  真田弦一郎回答地十分严肃认真:“虽然总体实力不错,但是立海大三连霸无死角!”
  夕阳下,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消失在地平线。
  *****
  天气越来越冷。
  在临近去医院拿检查结果的前一天,立海大网球部进行部活时,幸村精市例行的挑了切原赤也出来对练。
  切原赤也一边因为明知道结果而无力,一边又因为和强敌对打而兴奋。两种情绪在他的脑海里交织。
  在幸村精市一个挑高球之后,切原赤也趁机的将网球扣到了幸村精市所在的场地,却见幸村精市刚刚跨出了一步,准备挥动球拍的时候愣在了原地。
  那颗网球在地上弹跳了几下,滚动了一段距离后就停了下来。
  不仅仅是切原赤也愣住了,在一旁旁观的其他人也愣了一下。
  切原赤也看到幸村精市缓缓走到网球边,然后捡起了那一颗网球。他半是抱怨地对网球场另一边的幸村精市说道:“部长,就算你想要让我,也不要这么生硬吧。真是的……我知道我自己打不过你了。”
  幸村精市回头看了眼继续说个不停的切原赤也,然后无奈的笑了笑。
  再之后的球,切原赤也就领会到了更为凶狠的网球。
  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让切原赤也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了幸村精市有多么的强大。
  果然,那一球是部长为了不打击自己所以才故意放水的吧。就是这个演技太假了吧……被自己抱怨一通后反而还生气了。
  切原赤也自以为找到了原因,然后被幸村精市的网球在球场上遛得跑了大半场,累得出了一身的汗。
  幸村精市从球场上走下场,一旁的真田弦一郎便拿过了毛巾递给幸村精市。顺便就问了一句:“刚刚怎么了?”
  “……”幸村精市沉默了几秒,回过神来对真田没事般的笑了笑,“没什么。”
  真田弦一郎皱了皱眉头,却也没再继续追问了。
  另一边切原赤也身心俱疲的走下场,却还要面临丸井文太他们这群学长的“嘲笑”。
  “真是的,难得部长失了球,你还凑上去。你看,输惨了吧。”
  切原赤也不满的“哼”了一声,然后十分怀疑的往幸村精市的方向看了过去,“我怀疑部长的外套是不是被针缝在了里面的衣服上。”切原赤也愤恨的捏了捏拳头,“可恶!打完之后竟然连外套都没掉!”
  胡狼桑原跟着也向幸村精市看了过去,“啊,这个问题啊……”
  “说实话,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怀疑。”丸井文太笑着摸了摸鼻子,“不过赤也你不信的话,要不要直接去试试?”
  切原赤也一脸困惑:“试?”
  “就是去拉一下。”仁王雅治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道,“部长那么好也不会生气……噗哩。”
  切原赤也一听,确实是这样没错的。
  柳生比吕士看了眼切原赤也的表情,就知道切原赤也是信了的。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突然觉得如果幸村精市是打算将网球部下任部长的位置交给切原赤也的话……立海大网球部的未来可怎么办。
  这天的最后,切原赤也赤也还真的就跑到了幸村精市身后,然后突然大声地喊了一声:“部长!”
  等到幸村精市转过身去看,切原赤也又快速的绕到了另一边,然后一把拉住幸村精市的外套……
  那土黄色的立海大网球部正选外套顺着幸村精市的肩膀就滑了下去,然后被切原赤也手忙脚乱的接住了。
  “赤也?”幸村精市困惑的看着切原赤也。
  “诶……这个、那个……嘿嘿,部长……”切原赤也往自己身后那群出主意的学长看去。
  “一、二、三……”
  却见丸井文太他们竟然正在做着最基础不过的挥拍练习!!!
  幸村精市好笑地看着切原赤也:“看来赤也每天的训练量已经不能满足你了啊……”
  真田弦一郎隐晦的收到了提示,然后出手从切原赤也的手里接过了幸村精市的外套,重新给幸村精市披上。
  “切原,网球场,十五圈。”
  切原赤也张了张嘴,对上了真田弦一郎的那张脸……
  “……好的,副部长。”
  丸井文太他们偷偷摸摸的笑做了一团。
  幸村精市走了过去,无奈的对他们摇了摇头,“这样下去赤也总会生气的。”
  “不会啦部长,他生起气来也容易,但是请他吃一碗拉面就能好了。”丸井文太回过头看向了胡狼桑原,“嗯,当然还是杰克请客。”
  胡狼桑原无力的垂下了头,“果然还是我……”
  丸井文太在旁边嘻嘻哈哈的安慰了一通,胡狼桑原本来每个月的零花钱也就是请切原赤也和丸井文太吃和玩了,所以也都成了习惯。他在几个人里面,就宛若是丸井和切原的大哥哥一样的存在,温和而又体贴。
  一群人聊聊天活动活动,部活也就结束了。
  切原赤也跑完了圈,在终点看到了等着他,给他递上一条毛巾的幸村精市,那一点儿累就立马的消失了。
  切原赤也满眼星星的看着幸村精市,“谢谢部长!”
  幸村精市揉了把和蓝宝答发型有些相似的海带头,微微笑了笑,“不用谢。”
  部活结束后,一群人换回了各自的校服,打打闹闹的一起走到了电车车站。
  一切都和往日一般无二,直到从电车上走下来,幸村精市陡然地感觉到四肢麻痹,呼吸不顺。
  下一秒,幸村精市毫无预兆的突然倒了下去。
  “嘭——”
  倒数第二个下车的真田弦一郎回过头来,瞳孔猛的收缩。
  “幸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