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我倒是听班上给我零食的人说……赤仔今天有在上学路上和一个女生在一起。”
  八卦雷达开启的众人突然提起精神。
  黑子哲也不解:“这个和赤司君今天这样有关系吗?”
  “呀……这种事嘛……”黄濑凉太笑着摆摆手,“不一定哦。”
  绿间真太郎动作僵硬地又推了推根本没有下滑的眼镜框,生硬地说道:“赤司……不是那种人。”
  青峰大辉满脸黑线,“哈?打篮球为什么会和女孩子有关系?”
  一阵沉默。
  黄濑凉太主持大局地清了清喉咙做总结:“我们的话题可能有些偏移了。”


第二十一章
  在水龙头用凉水洗了脸,征十郎才觉得身上的热度稍稍降下去了一点。
  运动后的身体暖得不行, 可心里却依旧是冷了下来。
  有些事赤司因为时间久远而记不清, 但大致的一些,他还是记得的。
  例如自己最初的身份, 以及一些记忆深刻的场景。
  黑手党也好, 普通人也好,他都不在乎。
  但是如果是要离开……他却无法接受。
  明明是从他有记忆开始就在一起的人,为什么偏偏要分开?
  这一切都是因为A子那个人……
  征十郎知道是自己在迁怒, 因为赤司说的很明白, 不论是A子还是他, 在最初都是完全不清楚这种事情的。虽然明白, 但是想要做到让自己平静的接受却很难。
  征十郎长舒一口气, “你早就知道会这样,为什么不早一点说?”
  【啊……我想过, 但是,考虑到一个孩子的成长, 如果身体里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他是不是会恐慌和害怕……所以,就一直没有告诉你。】
  “只有这些?”
  【也不只是这样……事实上,我也有侥幸心理吧。】
  【我想……能多陪陪你。】
  征十郎撑在水池边上的手掌渐渐收紧。
  【我不知道征十郎你会不会原谅我,但是我没有想要伤害你的意思。】
  “我知道。”征十郎自认为不是青峰大辉那样脑袋里只装了篮球的人,他也不是会因为愤怒等负面情绪就会让自己失去冷静而做出错误判断和行为的人。所以即使无法接受这一切, 他也在努力的让自己去理解去接受, 而不是让这些突发的状况去影响自己的生活。
  谈话似乎告一段落了, 征十郎抹了把脸重新回到篮球馆内训练,黄濑等人一见到赤司征十郎回来,立马就各自做出在打球的动作。征十郎完全的看破了,但也没有戳穿,只是自己也拿了个篮球试图找到自己的手感。
  这天篮球部训练结束之后,征十郎因为赤司的原因没有和绿间他们一起走。在他身后黄濑他们又是一番议论。
  另一边,A子在公园里坐着直播,然后四处逛逛和直播间聊了一下午,讨论了一番这个世界的情况,以及这个世界是篮球的主场,赤司还是穿着帝光的衣服等等情况。
  等到A子看到校外出现了帝光校服的学生,就在直播间里表示下播,然后乐颠颠的关了直播,去校门口蹲守赤司征十郎去了。
  结果赤司征十郎是绝对不会旷掉部活的……
  于是,赤司控制了身体从学校里走出来,他看到的就是已经靠着墙哈欠连天的A子。
  赤司快步走上前说道:“抱歉,让你等很久了吧。”
  A子一见到那蔷薇色头发的少年,一秒站直,紧张得不行。
  “别紧张。”赤司笑了笑,“我先给你去解决住宿问题吧。”
  A子忙不迭的点头。
  路上,赤司打了电话让家里司机开车来接人,等车的时候,赤司就和A子聊了起来。
  “Primo,你们全国大赛之后怎么样了……?”A子其实不太敢问。她在全国大赛之后没多久就离开了,而既然她能在这里再一次的看到Giotto,也就是说,他又换世界了。那么立海大又会怎么样?
  “都在专心备考吧。我已经完成了答应他们的立海大三连霸,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A子张了张嘴想问,可想一想,又把嘴巴闭上了。比起最后Giotto离开会出现什么状况,立海大那群人又会怎么样,她关心的这些事,Giotto应该比她更加关心。
  只是他不会说出来。
  而自己去问,Giotto也是不知道的。最后只能徒增伤感罢了。
  【立海大三连霸?】
  赤司解释道:“立海大是我之前在的学校,我在那里参加的是网球部。”
  A子迷茫了,“???”
  “我在和征十郎说话。在这里我的情况比较特殊,这个身体里,有着他的主人,我应该算是鸠占鹊巢吧。”
  “那也就是说……你身体里还有一个小队长、咳,不是,我是说这个身体里有赤司征十郎本尊?你们在和平共处的沟通?”
  赤司点了点头,“小队长……是你们对征十郎的称呼吗?”
  A子点了点头,“嗯嗯,因为他是奇迹时代最好的队长了!”
  奇迹时代,最近也有这种称呼,不过赤司他们并没有太过于看重。毕竟称呼这种东西,都是别人来喊的,他们喊什么,赤司他们也无法决定。
  A子小心翼翼的问道:“他能听到我们说话吗?”
  赤司点了点头,“当然。”
  A子闭上了嘴巴,表情十分的纠结。如果是Primo,她不觉得奇迹最后会分裂……走了初代的小队长,她也不太CAO心,但就怕……自己这边前脚走,初代后脚就跟上了……而A子从来就不怀疑初代招蜂引蝶的资质……咳,这句可不能被知道。
  但总体而言,A子就是在CAO心之后会出现的变故。
  “我也不是八卦……就是小队长他知道你会嗯嗯吗?”
  赤司困惑:“嗯嗯?”
  “就是跟着我一起……嗯嗯?”
  赤司恍然大悟,他点了点头,“我今天告诉他了。”
  A子惊呆了,“今天?”
  赤司确定:“今天。”
  “那其他的事……”
  “我也都在今天告诉他了。”
  A子麻木了,“我也不是八卦……好吧,我就是八卦,我想知道小队长是什么反应?”
  “大概……”赤司想了想,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A子就理解的点了点头。
  她懂了,看来小队长也沦陷了。
  A子看得出来Giotto也有些低落,似乎是因为在她这个熟人面前也不需要伪装太多,这种情绪很真实,让A子跟着也有些难过了。
  “事实上……我们这边有些进展了。”A子忍不住地说道。
  赤司不解的看着A子:“什么?”
  “本来也没打算这么早说的。但是……目前确实是有进展了。一直瞒着也不太好,然后就是需要做一个决定……”
  赤司似乎是有所预感到A子要说的话了,他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
  “虽然目前还没有完全的成功,但是给我的消息是,如果全部的定位了你之前在的那些世界的坐标,就能够把你送回去。那时候你和我之间的联系也会解除,就不会再被动的跟着我离开了。不过……你只能在一个世界里待着。其他的世界,你可能就再也没办法去了。”
  赤司一愣,却觉得这件事并不是无法接受。
  他虽然去过了那么些世界,但是最终,他依旧只会在一个世界里留下。
  “所以,Primo您现在其实可以考虑一下,最后决定要待在哪个世界了……等到我那边分解清楚了其中的一些构成,他们说的那些其实我不太能听懂,不过那时候要把你送回去就不是什么难事。”虽然他们不太愿意花费大量的能量……不过好在自己还是很有用的,唯一一个成功穿越,她是还能携带着联络器的人,这种要求也不算是太过分了。
  “好的,谢谢你。”
  A子连忙摆了摆手,“能帮到你我就很开心了。而且……你也帮到了我很多。”
  赤司家的车来了,赤司和A子的话很自然的就告一段落了。
  车开向了赤司家一栋空余的房子,然后将A子安置在了那里。留下足够A子使用很长一段时间的钱以及联系他的方式,赤司就离开了。
  赤司的身边一直有司机跟在左右,于是征十郎也没有要和赤司交谈的意思。只是一遍遍的将今天他听到的那些对话,以及赤司告诉他的那些事单独的回想。
  如果他要离开了,又能够选择要去的地方,他是不是会留在这里?
  最终,征十郎的困惑停留在了这个问题上。
  可是……如果不回到他自己的世界,那赤司就要一直在这个身体里。征十郎不知道赤司愿不愿意和他共用一个身体,但如果明明有自己的身体,却偏偏要和另一个人在一起……虽然不像是实体会感觉到挤,可依旧是不一样的。
  赤司解决好了A子的问题后,就将身体交还给征十郎了。
  征十郎回到家就撞上了难得早早回家的赤司征臣。
  作为父亲的赤司征臣会提早回到家当然也是有理由的。自家儿子带了一个陌生女孩回家,还是一个年纪比儿子大的女生……虽然没有直接带到他们现在住的这个房子里来,但本质上也差不多了。
  等到征十郎安抚好赤司征臣这个父亲之后,留给他做功课的时间就已经比往常晚了许多。
  赤司带着些愧疚的道歉:【对不起,征十郎。】
  “没事。”征十郎微微皱了皱眉,又缓缓的松开。说明了身份之后,赤司和他反倒像是生分了许多,“明天还是你去上学。”
  【不了。还是你去吧。那些人都是你的队员,A子也说过吧,你是最好的小队长不是吗?】
  征十郎问道:“但是她不是刚刚来这个世界吗?怎么会知道我的事?”
  【她们世界的人有办法窥探到其他世界的一些事情。被他们观察到的人,无一不是各方面出众的人才,现在看来,征十郎你就是的。】
  征十郎并不因为赤司的夸奖而感到愉快。
  “因为她来了,所以你之后除了和她见面就不打算出来了吗?”
  赤司本打算回答,但仔细的品味了一番这个问题里的情绪后,就换了一种说法:【不,我没有想那么多。只是,队员们都很信任你,A子也说了,你会是很好的队长,之后如果我离开了,那么你需要学会一个人应付这些事。】
  不论是赤司还是征十郎都知道这些话有些不可信。因为征十郎早就能够独自一人解决队务和学业以及课外的那些高压课程了。
  赤司一直都在为这种时刻做铺垫,征十郎也完全不让赤司失望,独自的就能扛起这一切。
  就算这个身体的使用时间大都被征十郎推给了赤司,但他依旧聪慧的学习了所有他应该学到的知识。
  身体的能量是有限的,而两个人的交替的精神却是正常人的两倍,于是也会导致明明其中一个还能够继续活跃着思维,可身体的大脑却在不停的提醒着该休息了。这也就是一个身体里有着两个灵魂的隐患。
  就算赤司很聪明,甚至可以称之为天才一类的人,那也不过是和普通人类罢了。
  同样的需要吃饭睡觉休息。
  征十郎能够感受得到赤司的想法,他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的分别,让赤司心底隐隐有些烦躁,却又不得不让自己显得平静。
  次日的清晨,赤司换好了制服去学校上学,到达学校、上课、听讲,然后中午和篮球部的青峰大辉等人一起吃午餐……与往常一般无二。
  却也出了一些变故。
  灰崎祥吾身边站着一个挽着他胳臂的女生,大摇大摆的走到赤司他们几个人坐着的桌子前。
  征十郎抬眼去看灰崎,紫原敦看了一眼上方的阴影又自顾自的低下头继续吃,黑子哲也也慢吞吞的放下筷子。
  被灰崎注视着的黄濑凉太的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
  绿间真太郎握着手里的幸运物喷雾,向灰崎问道:“有什么事,灰崎?”
  “啧。”灰崎眼神平移,转到了赤司身上,“喂,赤司。”
  征十郎拿手巾擦了擦嘴角,才放下筷子,表情略显冷淡:“怎么了?”对待灰崎,他没有必要太温柔。
  已经放弃了的队员,就不是他的队员了。
  灰崎仔仔细细的将赤司征十郎的脸看了好几个来回。弄得灰崎祥吾身边的女生都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灰崎的袖子,“喂,我们可以走了吧?”
  “等一下。”灰崎依旧盯着赤司征十郎,头也不回一下地对女生说道。
  征十郎并不回避地同灰崎对视。
  灰崎祥吾渐渐勾起嘴角,然后歪了歪头,“叫那家伙来和我说话。”
  征十郎瞳孔一缩,面色不变,“你在说什么?”
  黑子哲也等人更是一脸茫然。
  灰崎祥吾指了指旁边的女生,“我昨天啊,真不巧在旁边的小树林和她……唔!”
  灰崎祥吾猝不及防的被旁边女生捅了一手肘,偏偏女生还一脸娇羞,“你在说什么啊灰崎君~”
  灰崎祥吾扯了扯嘴角,忽视了女生,但也跳过这句话,继续说下去了,“还好我耳朵比较好,所以我听到你说话了。”
  旁边的女生并不给灰崎继续下去的机会,她脸色变得很快,一下子就甩开了灰崎的手,“所以昨天你就是因为听到他的声音,才直接的把我丢在林子里的?”明明都快要亲上了,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