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一个的,让他止不住的想要去执行。
  “如果没有记忆的话,我们再去创造就好了。”纳克尔觉得戴蒙的状态不太对,他抬手按在戴蒙的肩膀上,“或者想办法帮Giotto找回来也行。”对比起其他几个人,纳克尔是最为冷静的了。但即使是他,在这种每个同伴感觉下一秒就会力量失控的情况下,也很难不去多想。
  纳克尔的目光忍不住的看向年纪最小的蓝宝,这种时候,蓝宝反倒没有哭,只是在他的身体周围,时不时的会有一瞬间的电流,太过于靠近这种时候的他,可是会发生很危险的事情的。
  “蓝宝,你也是,冷静一些。”纳克尔感觉到自己手下按着的戴蒙斯佩多的身体有些发颤,可这种时候,蓝宝也很危险,蓝宝虽然不喜欢战斗,胆子也是他们几个里最小的,可破坏力却可以排得上是第一了,如果他暴走了,事情就不太好收场了,“事情也不是完全没办法挽回,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们也还都不知道。”
  纳克尔转头去看的蓝宝,也就放松了对戴蒙斯佩多的看管。
  而戴蒙斯佩多在纳克尔的话说完后,就深吸了一口,稍稍扬起下巴,犹如毒蛇一般紧紧的注视着Giotto。
  Giotto并不因为戴蒙的眼神退缩。他见守护者们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一团混乱了起来,准备开口解释一下,却被戴蒙斯佩多的话打断了。
  戴蒙斯佩多说道:“那么,如果你忘记了,我就再让你感受一遍吧。”
  Giotto露出困惑的神情,并不清楚戴蒙斯佩多值的是什么。
  下一秒,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戴蒙斯佩多就着Giotto抓着自己的手腕往自己的方向一扯,趁Giotto因为力道稍稍前倾的当下,直直的向Giotto压了下去。
  Giotto稍稍睁大了眼,瞳孔一缩。
  双唇上柔软的触感甚至来不及回味,戴蒙斯佩多就头晕目眩的被掼到了地板上。
  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瞪大了眼睛,眼珠都快要瞪出了眼眶!
  可沢田纲吉还来不及因为这完全意料之外的发展而震惊,就因为自家的地板破了一个洞而感到了揪心……
  这力道……沢田纲吉长大了嘴巴,从出现到刚刚都还很危险和嚣张的戴蒙斯佩多……现在正被按着脑袋倒在了地上,完全没办法起身。而顺着那手臂往上看去,正是一直以来都很温和的Giotto?!!


第十二章
  “你这家伙!”G看着半张脸都被塞进地板里的戴蒙斯佩多, 恨不能将他整个人都塞进去,“我都没有……”
  G在Giotto突然扫过来的目光下强硬消音。
  阿诺德却是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了戴蒙斯佩多的小腿上, 旁观的沢田纲吉他们都忍不住的露出了牙疼的表情。
  阿诺德踩在上面还不够, 他甚至用的捻了捻,可就算是这样,看着他嘴角的弧度,也能知道他完全没有消气。
  沢田纲吉深深的吞咽了一下, 初代的守护者……都好可怕……而初代……
  他看了看Giotto那好像没什么力量的手臂,又看了看自家被洞穿了的地板……呵、呵呵……
  比起沢田纲吉此时此刻偏移了的主题, 里包恩却终于发现了他一直觉得的违和感到底是什么了。
  这群守护者看彭格列Ⅰ世的眼神, 还真是可怕啊。而更让里包恩觉得可怕的是, 初代即便在这么多这种目光下,却还是能够做到坦然自若,甚至也完全不温柔的,下手干脆利落, 狠厉, 一击必杀。
  看这群人,就算满眼都写着嫉恨和羡慕, 也都不敢重蹈覆辙了。
  因为他们也很清楚, 就算再打算做这种事,有了戴蒙斯佩多这么个前车之鉴, 有了防备的Giotto也不可能再让他们得手。
  Giotto松了按着戴蒙斯佩多脑袋的头, 然后站起身, 抬脚毫不留情的将撑起身体准备起身的戴蒙斯佩多又踩了下去。
  这还真的是……完全不留情啊……
  如果不是场合不允许, 里包恩都想拿出相机偷偷拍上一张此时此刻的戴蒙斯佩多了。
  那个让他和彭格列九代他们一直警惕着的戴蒙斯佩多,此时此刻就像是一个抖M,就算被踩着脑袋,额头上腿也被踩着,额头上还有被划伤而流血的伤口,也依旧顽强的在笑。
  他是真的在很开心的笑。
  他这个角度就算看不到Giotto的表情,也依旧在努力的和Giotto说话。戴蒙斯佩多抬手握住Giotto踩着这里头的脚腕,露出变态一样的笑容,“嗯~看来这种揍我们的感觉,你还记得很清楚啊。”
  Giotto的太阳穴直抽抽,他收回了自己的腿,戴蒙斯佩多也就松了手,然后他又一次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
  阿诺德见Giotto都当戴蒙起来了,也就只最后又用力了一下才收脚。
  戴蒙斯佩多抹去了额头的一丝鲜血,然后扶着墙慢慢的站起了身。
  沢田纲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已经迟了。
  他家洁白无瑕的墙上面还是被戴蒙斯佩多抹上了血……
  Giotto看了眼自己的手,然后G立马的就掏出了手帕递到Giotto的手上。Giotto心感无力的收下了,然后擦了擦,再用手背抹了一下嘴唇……
  在众人的注视下,Giotto依旧能够保持表面的平静,“我虽然是说了不记得你们的名字,但是,那是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了。不是傻了也不是什么都忘了。否则怎么可能找到彭格列。你们一个个的才是傻了吧!”说到最后,任是谁都能听出Giotto的咬牙切齿之感。
  朝利雨月轻轻咳嗽了一声,“也就是说……还记得我们?”
  “嗯。记得一些。很多印象深刻的事情也都没有全部忘记。”Giotto看了眼戴蒙斯佩多。
  戴蒙斯佩多却伸出舌尖,当着众人的面,带着强烈暗示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可恶……”G用力的握紧了拳头,“这样就更不能原谅了!”
  “嗯嗯……”纳克尔清了清喉咙,小声提醒道:“这里还有Giotto的后代……”
  虽然纳克尔的声音不大,但是这种时候任是谁也不愿意错过他们说的任何一句话了。而纳克尔的这句话提醒的太晚了。
  怕是彭格列初代的面子,都因为戴蒙斯佩多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吻给弄得完全没办法收场了。
  而戴蒙斯佩多却并不想澄清,在这种时候,当然是要想尽办法的和Giotto拉近距离了啊。
  最先分析出Giotto话里重点的是阿诺德,他问道:“你说是因为时间太久了才会不记得了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在回到这个世界之前,Primo在其他时间待了不下五十年才找到办法回来。”A子举着手插了一句话,然后立马的退了回去,捂着嘴巴,表示自己不再多说话了。
  “不下五十年……”
  “就当做是一次异世界的旅游了。”Giotto倒是放的很开,不过这群乱来的守护者……
  “那……Giotto还记得那天的事情吧?”朝利雨月上前一步问道。
  那天的事情?
  什么事情?
  朝利雨月和Giotto有什么秘密吗?
  朝利雨月的这句话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
  Giotto深吸一口,觉得朝利雨月甚至是唯恐天下不乱,“你们都很喜欢被围着看吗?如果你们想的话,我可以成全你们。”
  纳克尔率先听懂了这句话的意思,他匆匆摇头拒绝:“不,我就究极的不用了。”他的口癖过了这么久也依旧没有改。
  紧跟着纳克尔的反应,阿诺德他们也懂了Giotto的“围着看”可能就是……冰雕。
  于是众人一时都只用灼热的眼神看着Giotto,而不敢再多说一句。
  但朝利雨月那最后的一句话,仍旧是让他们止不住的心痒痒。
  “抱歉,不仅仅是打扰你们了,还让屋子也出现了损坏。”Giotto向沢田纲吉和里包恩走去,两旁的守护者就让开了。
  里包恩一脸不介意:“没事。只是这样的话不算什么。”
  被自己家庭教师压榨着的沢田纲吉完全不敢反抗,只敢在心里默默地吐槽:这是他的家啊!怎么可能没事!都有一个洞还有血迹了!
  里包恩知道目前应该不能听到更多的八卦了,Giotto现在已经将这些守护者暂时的安抚下来了。之后的话可能就是他们私下解决了。不过里包恩也不愁不能听到更多的事情,因为只是看,就能发现这些守护者没一个省心的。
  于是里包恩就提议道:“几位之后应该需要找个地方先住下吧。九代离开前也安排了,不如现在我先给各位安排一下住处?”
  蓝宝说道:“Primo住在哪里?我想和Primo住一起。”
  “当然,为了保护Primo的安全,我也是一定在住在Primo左右的。”
  朝利雨月说道:“守护者和首领当然是要在一起的。所以不能分开啊,不能。”
  纳克尔说:“你们都住在一块儿了,没道理让我单独一个吧。”
  再看看不说话只是把玩着手铐,和只是怪笑的戴蒙斯佩多……
  里包恩懂了。
  “沢田家的位置不够。不知道Primo愿不愿意和您的守护者们一起在酒店住下?”
  Giotto只能点了点头,没有他看着,他实在是拿不住这群灾害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里包恩说道:“那我送各位去安排好的酒店吧。”
  九代给初代家族安排的服务十分贴心,出入都有车辆接送,说要去酒店,门口没多久就来了车,然后将Giotto他们七个人以及里包恩拉去了酒店。就留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给沢田奈奈解释墙上的血迹和地板上的洞……
  在车上的时候,气氛十分沉重,似乎在酝酿着什么要发生的事情在。
  然后等里包恩他将Giotto他们送到了酒店,初代家族他们知道了各自房间之后,就聚集在了同一个房间。
  里包恩刚刚关上门,准备离开,就听见了屋子里“噼里啪啦”的声响,像是打斗的时候打翻了什么东西在……


第十三章
  在里包恩将Giotto他们带进酒店之后,七个人也各自分配了房间, 但是, 这个时候没有人愿意回房间, 因为他们心里需要解答的问题太多了。
  但有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不太适合在外人面前来做。
  于是等到里包恩将时间留给初代他们之后, 那关门时锁扣扣住时发出轻微响声的那一瞬间!G掏出了自己擅长的木仓,朝利雨月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腰间的剑,纳克尔握住了拳头, 蓝宝的身上冒出了电花, 阿诺德则拿出了手铐……然后同一时间向戴蒙斯佩多所站立的方向攻去!
  “嘭——”的一声响,接着, 是戴蒙斯佩多早有预料的躲避,但不论他躲在哪里。攻击下一秒就如期而至。
  “戴蒙斯佩多!今天你不留下半条命在这里, 你就别想走出这间房!”G说地咬牙切齿,只要稍稍回想一下下之前的画面, 他就觉得必须要把戴蒙斯佩多那张得逞的笑脸给踩在脚下不可!
  “砰砰砰——”G连续的三枪都分别打空了,却在墙壁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弹孔。
  不过这也是在G意见之内的事情。
  戴蒙斯佩多要是这么容易就被打中了, 可就不是他了。不过,这一次可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出手!
  朝利雨月依旧是笑着的, 只是这个笑容看起来有些可怕了起来, “真是的,没有经过允许就出手, 是绝对不能原谅的啊!”话音一落, 他手中的剑就送了出去, 而这正好在戴蒙斯佩多躲避G的子弹之后的轨迹上面!
  戴蒙斯佩多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却划破了他身上那身常穿的中世纪军装。
  “ヌフフ~”他发出了惯常的奇怪笑声,脸上是让人觉得十分欠扁的笑容,“你们只不过是嫉妒罢了。如果得手的是你们,就不会这样了。”
  众人心里暗暗咬牙,当然也是明白戴蒙说的是真的。不过如果是他们,真的得手了然后被追杀,他们也甘之如饴。不过现在这个人不是他们,所以,他们就变成了那个“追杀”的人了!
  戴蒙斯佩多在半空中翻了个身,接着避开了纳克尔的拳头,然后迅捷地抽出手杖,与冲过来的阿诺德斗成一团。
  那金属手铐与手杖击打在一起的声音不绝于耳,再加上G时不时的来上那么一枪,在这种站了七个人,并不算宽敞的房间里,这情况,误伤到同伴也是很正常的。
  于是纳克尔挡在了蓝宝面前,而朝利雨月时不时也要用剑砰砰砰的回击一下被戴蒙打过来的手铐……
  总之不过是三分钟,这间预留给Giotto的房间,墙上、地上就已经有了不下十个弹孔,以及数道剑痕,还有被拳头砸碎的大理石地板……
  在之后,在Giotto逐渐麻木的眼神下,蓝宝跟着放起了电!整个房间里,除了那有意避开的Giotto站立的位置,其他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发出了焦味。
  而同时……
  酒店所在的这一栋楼,在短暂的闪了一下亮光之后——断电了。
  Giotto到了嘴边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有时候,言语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