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品:《言灵大佬不说话

罪的。
  今日的安平镇安静得可怕,街上竟没有一个人出来行走,若是平日,这个点该是热闹非凡才对。
  “结界布好了。”洛月对着林无言说。
  林无言挑了挑眉,没想到花神会站在自己这边。
  原宗可是凡人,难道她就不怕自己对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吗?
  洛月喂了奚瑜一颗药丸,奚瑜苍白的脸色逐渐红润。
  “他已经不算是凡人了。”
  林无言看着洛月,等待着她的下文。
  “他与鬼神做了交易。”洛月不欲多说。
  林无言听到轮椅转动的声音,抬眼望去。
  从旅店内,出来一人。
  那人的轮椅虽然是在转动,可那两个轮子压根就没有碰到地面,而是被一层雾气托住,送出旅店。
  原宗看到他们几个,一点也不意外,好像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林无言心气不顺,只觉得他那张脸可恨。
  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
  “你根本就没有失去记忆。”林无言断定。
  原宗握着轮椅的扶手,几乎要将那块木头捏碎。
  “我怎么可能忘记自己的仇人?”原宗一字一句,看向林无言的眼神毫不掩饰他的恨意。
  看到这样的原宗,白骨不敢相信。
  在她的心里,原宗一直是个善良的好人。
  洛月起身,站在林无言的身后,与原宗对视。
  “你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为什么?”洛月无法理解,与鬼神做交易,永世不得超生,他为何要这么做?
  原宗在对洛月说话的时候,声音放轻了一些。
  “花神洛月,我曾差点为了你放下仇恨。”原宗朝着洛月伸出手,想要攥紧什么,却又什么也握不住。
  他话锋一转,“可恨你竟与妖怪作伴!神不该是守护人才对吗?!你和妖怪搅在一起,有什么好处?”
  洛月张了张嘴,只觉得这人可笑。
  什么人,什么妖,在神的眼里,都是一样的。
  “为什么……”白骨看向原宗,艳丽的脸上多了两行清泪,显得楚楚可怜。
  原宗听到白骨的声音,紧皱眉头。
  白骨定定地看着他,即便此时原宗有半个身子已经隐在了黑雾之中,脸上的表情也狰狞可恶,可是她看向他的眼神,依旧充满爱慕。
  “为什么白骨不可以让你放下仇恨,而洛月却可以?”她问。
  原宗答:“因为洛月是神,而你不是。”
  白骨听到这个答案,她的心就像是被人搅碎,扔到泥地里,又被人狠狠地践踏。原来她所有的喜欢,对于他来说,不值一提。
  林无言从身后拔出一把剑,剑身镌刻着无人知晓的文字,直指原宗。
  “杀了我,你还能是神吗?”看到林无言拔剑,原宗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像个疯子。
  他做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林无言与他所爱之人分离,为了让林无言不再是神吗?
  现在他终于要成功了,他当然开心。
  开心得,灵魂都在颤抖。
  “我一直都没有把神籍放在眼里。”
  林无言将剑向上一抛,双指一并,驱剑指向原宗的喉咙!
  一个白色的身影早有准备,闪身挡在了原宗的面前。
  剑刺穿了她的身体,鲜血从穿透身体的剑尖滴下,落在了原宗的手背上。
  原宗愕然。
  白骨跪在原宗的面前,以环抱着他的姿态,守护着他。
  “你这个蠢货!”原宗想要推开白骨,可是刚刚掐华忘忧的力气不知道都去了哪里,他竟然连碰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又或许是,连碰她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在害怕什么?
  事到如今,他还害怕什么?
  他连死都不怕!
  顺着白骨的脸颊,一滴清泪渗在鲜红的血液里,在原宗的手背滑落。
  林无言站在白骨的身后,将剑拔了出来。
  “若在最开始,白骨没有到庙里求山神……”林无言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因为用剑伤了白骨而有丝毫波动。
  “或许,这便是因果。”
  林无言收起了剑,走回洛月和奚瑜面前,将她们带走。
  不该是他来对原宗做什么,要报仇,就让华忘忧亲自来。林无言心想。
  林无言回到山神庙后,用红线问华忘忧的情况如何。
  华忘忧那边的情况其实并不怎么好,他走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安全的洞穴,可是还没休息下来呢,就被原先洞穴里的主人追了出来,他跑了许久才甩脱那人。
  好在华重眠的逃命本领有遗传给华忘忧,让他被人追也没有逃得很吃力。
  林无言实在担心华忘忧,但又不敢跟华重眠说这件事,想不到法子,只能上天界去求救六水。
  六水许久不见自己的好学生了,还想跟他寒暄两句,谁知道这家伙冲进他的殿里跟打劫似的,把他的法宝全都找了出来。
  “你说小画皮在流放之地?”
  林无言把来龙去脉都跟六水说了。
  六水捋了捋胡子,笑着按住了林无言打劫他法宝的手。
  “当初我不是从他给你的珠子里面拿了一颗出来嘛。”六水嘿嘿一笑,“那颗珠子里面镌刻了多部功法。原本我是想当做聘礼,等他入了咱家的门再告诉他,不过现在说好像也不早。”
  林无言拍拍六水的肩膀,道:“姜还是老的辣!”
  他赶紧又跟华忘忧说起那颗珠子的用法。
  华忘忧在那边吱哇乱叫,“我脑袋疼!”
  林无言吓了一跳,“这怎么脑袋疼?!”
  六水安抚地拍了拍林无言的手背,“没事没事,这珠子一打开,典籍就会自己跑进他的识海里,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林无言松了一口气。
  之后的日子,华忘忧就在流放之地修炼,林无言则继续守着安平镇,平日里他们就用红线联系。
  时间久了,华重眠那边也瞒不下去了,林无言只能老实跟他交代了。
  华重眠听了之后,想了想,或许这对华忘忧来说是个机遇,而他不用再看着儿子了,便带着狐狸去游山玩水了,也就每年回来一次,问一下林无言,华忘忧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得知平安之后,便又离开了。
  这很让林无言怀疑华重眠是不是没心没肺的。


第127章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安平镇的山神庙香火越来越旺,而且来拜的人多数求的都是姻缘,每个信徒临走的时候都要往院落那棵老树上挂木牌。
  林无言一个人已经管不过来了,天界又派了几个小神官来帮他的忙。
  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林无言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趴在院子的石桌上。
  “咳咳,无言小哥?”带着一股子花香味,不用看也知道是花神洛月。
  林无言单手撑着脑袋,“有何贵干?”
  洛月将一张红色的帖子放在他的面前。
  林无言咬牙切齿,“你这是在炫耀吗?”
  前段日子,战神归位。传闻战神在宴席上看到花神,便对花神一见钟情,对她进行一番猛烈的追求,最后两人终于在一起了,天界纷纷送上祝福。
  林无言在下界都知道了这传闻,只不过他听听便过去了,他才不信。
  “我和秦闫然,相识的日子不说五百年,三百年也是有的。他还没有成为战神之前,便是在流放之地,而我只是在结界边上的一朵小花……”洛月追忆曾经,而林无言一点也不想听。
  他听不得这些情情爱爱,因为他的爱人现在还在那该死的流放之地,玩得不亦乐乎。
  自打华忘忧得了典籍,就没日没夜地在修炼。
  从小林无言便知道华忘忧学习刻苦,读书勤奋,可是没想到他修炼也是如此,早知今日,他就该跟着华忘忧一起进去流放之地!
  “奚瑜姑娘那边我也送去了帖子,不过她忙着做海边渔民的守护神,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抽空来。”洛月说。
  林无言翻了个大白眼,“你给情敌送帖子?”
  洛月给他抛去一个眼神,“谁说我和奚瑜姑娘是情敌?”
  她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林无言呵呵一笑。
  他搞不懂女人,女人之间的感情,是一门玄学,而他永远无法入门。
  “记得来啊。”洛月对着他眨了眨眼睛,“有惊喜喔~”
  林无言信了她的邪。
  他将红色的帖子夹在双指之间,翻了翻,心想,若是他和华忘忧办道侣大典的话,帖子要做成什么样式呢?
  最后,林无言还是选择赴宴,不然他真担心花神日日下来念叨他,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如果她对这件事情的执念超过了她对美食的执念的话。
  林无言用红线跟华忘忧说了这件事,不过那头并没有回应,或许是在闭关。
  这对于林无言来说,早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三天两头联系不上人,很正常,因为他在闭关。
  林无言只得自己一个上界。
  巧的是,路上他碰到了妖王司逆风。
  既然这次醒着的是妖王,那看来妖神是来不了赴宴了。林无言心想。
  司逆风看出林无言的心思,冷哼一声,踩着脚底那朵云,加速远离林无言。
  不过倒是没想到花神和战神交友如此广泛,连妖王都请来了。
  林无言慢悠悠地到了宴会举办的地方。
  他到的时候,宴会正好举行到一半,不过他错过了人家宣誓,是中途进来的,好在六水给他留了个位。
  “哎呀,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六水责备地看了他一眼,怪他不礼貌。
  林无言看他和月老喝酒喝得桌上一片狼藉,心想还好来得晚。
  “来来来,继续喝!”月老扯着六水的胡子,给他继续倒酒。
  林无言拍开六水的手,扶着他的肩膀,将他扭向月老的方向,让他们两个喝个够,自己则在桌子上清了一片空地,单手撑着桌子打哈欠。
  哎,这小日子过得真是无聊极了。
  没有华忘忧的日子,林无言的生活十分贫瘠。
  他所在这桌正好对着司逆风那桌,打个哈欠便能看到妖王。
  司逆风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此时一只手提着酒壶,一只手拿着酒杯,倒在了桌上,酒壶里的酒都洒了出来,那些没蹭到酒的小神官悄悄拿着酒杯在底下接酒。
  林无言轻笑出声。
  这时,萧天佑和妖神相伴而行,恰好经过了司逆风。
  出乎林无言的意料,妖神停下了步子,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披到了司逆风的身上,然后继续和萧天佑一起走向他们的座位。
  林无言觉得有趣,兴致勃勃地看着席上的一幕幕,心想,要是华忘忧在就好了。
  “咳咳。”耳边传来一阵咳嗽声。
  林无言一个激灵,精神了过来,对着红线道:“忘忧,你出关了?”
  回应他的,是搭在肩膀的手。
  林无言转头看去。
  来人长着一张平平无奇的脸。
  “小哥,能陪我喝杯酒吗?”那人倒是不要脸,一上来就是讨酒喝。
  林无言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拿起旁边的酒杯和酒壶,给他和自己倒了两杯酒。
  那人正要喝入口中,却被林无言按住了手。
  “怎么?”那人问。
  林无言拉着他的手,勾住自己的臂弯,唇上勾起一个微笑,“陪你喝酒,可以。”
  “喝交杯酒。”
  华忘忧没想到林无言这么快就认出自己,简直是白画了一张皮相。
  但他心里又觉得甜滋滋的。
  两人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林无言单手掐住华忘忧的下巴,凑近他的耳畔,道:“喝了我的交杯酒,你就是我的了。”
  华忘忧不甘示弱,捧住林无言的脸便亲了下去。
  我一早就是你的了。
  从第一次见面,我便是你的了。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