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和你一起学习[穿书]+番外

作者:青衿和

文案: 沈知予高考完之后,浪了一晚上,没想到就穿越了,再一次成为一名准高三莘莘学子。 沈知予穿过来的时候,原主跟父亲正在冷战,原因是沈父被原主全科白卷气昏了头,气急败坏之下,把原主精心收藏的手办弄坏了。 沈知予:手办赛高!! 然后,在沈父销毁原...

失控+番外

作者:日最野

文案 (虐受,受控慎入) 闻予作为一个Alpha 喜欢桃子味的糖果,桃子味的果汁,桃子味的汽水 他喜欢桃子味的一切东西 可唯独不敢承认的,就是他喜欢桃子味的池疏 双向暗恋

随遇难安

作者:张大吉

文案;总有回忆化作噩梦,乔安也是如此。 不过他习惯于从苦涩的碎片里找出一丁点甜。 便不觉得那么难受了。 他曾是王子,落魄成乞丐。 城堡崩塌,国王罹难,玫瑰枯萎。 他的骑士先生,还会不会回来? 黎书阳x乔安

奶味小嫂子

作者:斯里

我哥带回来一个小男孩儿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嫂子是个男的。   他很瘦小,只到我哥肩头,大半个身子躲在我哥臂膀后,怯怯地微微仰头看我。   与琉璃珠子一般无二的眸子,和那翕动欲语的粉色双唇,让他看起来漂亮似一尊精致的玩偶。   我哥说他叫安悦,要来家里...

辛满的珍藏+番外

作者:弓青瀚

文案:大学教授·爱藏书·感情缺乏症攻.目标..爱生活·爱美食·受 小狗崽儿般单纯的辛满住进了姐夫好友澹台佛的家里,对方有钱巨帅却冷漠。 辛满惴惴不安:澹台老师是不是不喜欢我住在这里…… 澹台佛:满满终于住了进来,那就…… 这就是一个其实我早就想把你珍...

失足+番外

作者:泉石漱枕

文案:腹黑小白兔把呆狐狸吃干抹净的故事 陈树一直在想,薄林薄影帝为什么床上床下两副面孔,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他。 后一细想,还真是。 薄林(温柔):“陈老师,我不是记仇的人。”(身下动作愈加凶狠) 陈树:…………

晚熟【一个专业的红包扫雷app】

作者:青湛

文案:“我总觉得好事不一定成双,但往往多磨。” 关于如何将一个小孩养大的甜虐虐甜的故事。 养成/年上。先虐受后虐攻(?

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番外

作者:荔枝香近

文案: 网传商业神秘大佬郑肴屿将参加一档宠物综艺节目。 有媒体采访到同期嘉宾三线女星韩辰绘:“听说郑肴屿也会参加这档节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韩辰绘面无表情:“不认识,没听说过。” 她的回答瞬间掀起轩然大波,骂声四起。 到了录影当天,郑肴屿一身帅...

渣受的初恋 +番外

作者:Pander

十五岁那年,有个自称世界意识的家伙告诉我说,有个男生暗恋我,学名渣受。 他说渣受暗恋我十年,却始终不敢和我告白。十年后,我订婚当天,渣受不堪痛苦开启了玩弄男人的渣受之路,渣受程度max,引来了专为改造渣受的恐怖组织的注意。恐怖组织先后派来七名攻略者...

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作者:宫槐知玉

文案: 沈家有个世代相传的木场。五年前,沈父遭人算计木场易主沈家没落。五年后,沈墨游走于各大流派间,翻云覆雨,机关算尽,只为复仇与收复木场重振家风。 直到有天,他发现死对头怀孕了,孩子好像还是他的?

如果我是土味主播你会爱我吗?

作者:星际火锅店

文案 如果我拍土味你会爱我吗?你会爱我吗? 沙雕三部曲之土味爱情 江柚耿(受)X周峥景(攻) 【8.27日正文一个专业的红包扫雷app,预计8.29番外入V】 有梗土味主播和正经腹黑总裁的爱情故事 预警!!!大量土味画面!土味用语!超级土的那种!主角除了不跳社会摇、不当街...

真心话,大冒险

作者:martyrs

无论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只要是和你,我都可以。” ——Dedicated to our university 大学校园日常,校园成长,姊妹文(作者一般不写双CP,另一对CP的故事在专栏同一系列的另一篇文里哈~)

被gay后再也不敢鬼畜了

作者:二环北路

文案:腹黑老干部影帝攻X欢脱傲娇肥宅受 江燃X莫书遥 百万粉鬼畜区阿婆主莫书遥一夜被封号,   只是因为把江影帝做成了鬼畜视频?? 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片场里,江燃字正腔圆地朗诵原着:“他手中长鞭一甩,把他缠得死死,拉向怀...

沙雕渣攻之老婆再爱我一次

作者:狗血的艺术

文案:王旻翊一直坚信周刃和自己是相亲相爱的一对,毕竟他们吃一起,玩一起,住一起,有时候甚至睡一起……当然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期待的剧情,他们至今连吻都没有接过。 可王旻翊从未质疑,毕竟他们是这么快乐又幸福地一起生活着。 直到有一天,周刃爱上了别人。

教授,你人格分裂吗?

作者:江舟月

文案:隋穆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又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学姐”,经过多番查探,他总算知道了“学姐”在机甲学院。 他拼了命考进了机甲学院,想方设法的把“学姐”约了出来。   当看到他们那位大夏天也要把衬衣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挂科率50%、“遗书”还在给他留作业...

非陈勿扰

作者:西风不西

文案:陈赫嘉这辈子最讨厌的一件事就是重蹈覆辙。 直到他不得不在这个人身上栽倒一次又一次。 爱情里面,没有聪明人。

我跟他不熟+番外

作者:顾念之

一个过气糊咖逆风翻盘的打脸故事。 打别人的脸,也打自己的脸。 “跟谁合作都行,除了周程!” ——然后加班加点给人当人生导师知心哥哥。 “营业期过就解绑,老跟他炒在一起老子怎么接恋爱剧。” ——然后半夜三更跑去给人过生日。 “都是捆绑...

影帝,超怕掉马[娱乐圈]

作者:叶纸味君酒

文案: 江淮,表面上是混得风生水起的新晋影帝,背地里却是身披无数马甲,在季泽阑的粉丝中颇有号召力的粉丝头头。 一到线下活动的时候: 粉丝:大大,你怎么又没来啊? 江淮:我,我,我怕掉马qwq 江淮:我就想安安静静追个星,别逼我掉马!! 一时...

如烟如汀ABO

作者:客兮

文案 成熟老干部影帝×敏感勇敢小明星 陆烟汀多年求火却未火,直到他上了个旅游综艺,靠着和影帝曲如屏的cp热度大爆。然而曲如屏再度和他相恋多年分分合合的男友分手,他们是同为童星出道的国民cp,于是两家cp粉撕的不可开交。然而求火心切的陆烟汀管不得这些,可随...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番外

作者:甜卡因

文案:林医生颜好声软,贼拉会喘。 可惜谈了几个前任,到现在都还是个处。 因为他们都觉得他在床上那张性冷淡的脸影响发挥。 林医生表示不屑。 他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就凭这烂技术,好意思说他性冷淡? 后来谈了个高富帅,他妈的又是个处男。 林医生:…… 可他...

慢慢哭别噎着

作者:观冥

【脑癌晚期受×深情但渣的攻】 你知道吗,脑癌到了晚期真的很受苦的。 视力下降,精神不安,性格改变,记忆力减退……治愈率和存活率,在所有能查到的网络里,都不会告诉你真相。 林沛然什么都不怕,就怕哪一天,他会忘掉自己最珍惜的部分,变成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

和前男友炒CP的日子

作者:瘦山寒

星娱乐v:#罗秋旻恋情曝光#近日网友在b市拍到不久前因饰演薛长荀一角爆红的新人罗秋旻同影后钟离并肩进入九江大饭店。途中两人有说有笑,举止亲密,好似一对热恋的情人。   微博下面附了一段视频,与微博描述无异。但举止亲密这一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故此这个...

卡给你,随便刷

作者:旧梦如霜

文案 本文又名,《每天都有新情敌》《带球跑后我和孩子爸隐婚了》。 春风一度,带球跑路。 苏钰睡了湛峥一觉,一跑五年,回来时身边跟着个和湛峥有几分相似的奶娃娃。 与湛峥坐着叙旧的苏钰面容哀戚,叹息一声:“我媳妇儿去的早,留下我们孤儿寡父,日子难过啊...

不露声色+番外

作者:阿阮有酒

文案 不爱你的时候我坦坦荡荡,爱你的时候我却不露声色。 .选秀文,又名《那些我在岛上睡集体宿舍的日子》。 .莫得原型。 .赛制参考101系,有些地方瞎写。 .有点三观不正,火包转真爱。 .C位×吊车尾。

皮囊之下[娱乐圈]

作者:王琅之

文案 对于裴青旸来说,楚笙一直不过是他金屋藏的娇,美丽温顺,像是私有的名贵花瓶。 所以楚笙爱他,他不知道,楚笙恨他,他也不知道。 直到楚笙离开他,裴青旸一脸懵比的怀疑人生,然后发现自己对楚笙,不仅仅如此而已。 于是开启追妻火葬场之路…… 极端颜...

和情敌奉子成婚了

作者:遥远星系的红移

文案:自从夏明轩的初恋被迟弈抢走之后,夏明轩就把迟弈视为死敌,恨不得一直追着他咬,从大学咬到工作,从公司咬到家里…… 最后夏明轩被迟弈从后抱住,呆呆地看着杂志上两人的八卦—— 两大豪门之子奉子成婚,美其名曰商业联姻。

进监狱之后我攀上了金主

作者:江洋小刀

这是一座海上监狱,孤零零的岛屿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裹挟着腥味的海风扑面而来,我茫然的跟在一列队伍中间向前走,手腕被拷在一起,旁边看守的狱警不时用电棍狠狠戳着我们,粗声粗气的催促我们赶快走。 粗糙的沙子磨的脚疼,我踉踉跄跄的跌倒了,随即后背被电棍用...

哑火+番外

作者:苏捏捏

文案:曾经被程默狠心抛弃的初恋在七年后赖上门来,不仅没有骂他冷酷无情,居然还抱着他直喊“宝贝”? 老攻失忆的背后究竟是精心策划的报复,还是板砖也拍不散的真爱?让我们点击关注,走进程家小窝一探究竟

第二人格【一个专业的红包扫雷app】

作者:虞子酱

文案: 六年前,秦佑冰跟暗恋了三年的同班同学在一起了,为期七天。 六年后,两人再次重逢,成了最心知肚明的陌生人。 方迟尧:你叫啥? 秦佑冰:叫我小秦就行,必要时可以喊我的大名,秦二狗。 方迟尧:咱们爸妈是认识吧?我大名方双犬。 - 秦佑冰有着跟...

你弯怪我咯?+番外

作者:大高个

文案: 秦硕,名字是不是很像禽兽?不要怀疑,他就是个禽兽。 我虽然叫金羽,可是我不禁欲的……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禽兽这家伙,他弯了,绝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可你没完没了的纠缠我,是个什么意思? 你在上千人的球场中央,对我发情怪我咯? ...